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29章 夏日的回忆(十六)

    确认?#23435;?#29942;酒的“大小”后,接下来的步骤就比较简单了。(www.lxeea.club)

    如前文所说,汉诺塔的规律很容易掌握,若雨没理由解不出来。

    就这样,又过了三分钟,五瓶酒皆已被移到了酒架最底下的一排,期间所经历的步骤也是理论上最短的。

    当最后的那瓶酒被归位后,若雨身侧的墙壁内,忽然传来了一阵机械和齿轮的滚动之声。

    封不觉见状,立刻侧身上前:“这里还是让我站前面吧。”

    在这种可能会遇到危险的地方,觉哥通常是会抢到前面去的,倒也不是说他有多大的牺牲精神,而是他认为这样的选择更加高效和安全。

    吱

    就在觉哥和若雨互换站位的时候,酒窖尽头的那面墙壁已然缓缓开启。

    墙壁的后方,顺势出现了一条漆黑、狭长的甬道;这甬道的四壁看上去皆是未经雕琢的天然石壁、高度和宽度与这酒窖相仿,只是纵深不明,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只可知其一路向前蜿蜒

    “这不太对劲儿吧。?#27604;?#38632;稍稍往里张望了一下后,便道,“校长室下方的酒窖应该是位于学校一楼和二楼之间的一个空间,但这条道路”

    “很简单,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进入一种类似亚空间的区域了。”封不觉接过她的话头,说道,“像眼前的这几个设置,显然都是系统**生成的,已经与校长没什么关系了不出所料的话,继续往前走,就要接近最终的剧情了”

    话分两头,再看小叹他们这一侧。

    在没有觉哥带路的前提下,手上有手电筒的安月琴便自觉地开始领路了。

    出了校长室后,四人小心翼翼地下到了一楼。

    既然那“呼叱”一声听起来是拉门的动静,他们的搜索目标自然就是那些有拉门的房间。

    好在这间学校的空间不大,站在楼梯口左右看了看,玩家们便发现了异常所在

    此刻,在他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之前就已打开的几间教室,都还是打开的状态,也就是?#30340;?#20123;门没有变化。

    然而,那间“教员办公室”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

    “那个应该是操场?#22799;?#21733;儿们打开的吧”小?#23601;?#30528;那边的门、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队友们念道。

    “从他打开了教员办公室的门这点来看”鬼骁接道,“他或许是这间学校里的老师”

    “也许吧。”小灵接道,“但他肯定不是二年a班的老师。”她解释道,“因为那张合影上的四个大人中并没有他。”

    “我倒觉得他有可能是长大后的班长渡边。”安月琴这时回?#36820;饋?br />
    ?#29677;牛?#36825;也有可能。”小叹点头接道,“目前为止我们见到的所有npc或者说怪物,似乎全都是二年a班那张合影上的人吧。”

    “不有一个无法确定。”鬼骁立即接道,“就是那个最初趴在教室的玻璃窗上、后来在楼梯口化为黑雾的?#19968;鎩!?#20182;微顿半秒,回忆了一下,“我看过他的脸?#25484;?#19978;的四个大人里没有他。”他又抬头看向队友们,沉声念道,“假如那个?#19968;?#25165;是班长渡边的话”

    “那操场上的男人又是谁呢”小叹把他的话接完了,并陷入了?#20102;肌?br />
    “不管是谁,我们还是先前进再说吧”安月琴深呼吸一?#21361;?#25509;道,“呼且不说楼上还困着两个?#22235;兀?#23601;说咱们手头的两个手电,?#39034;?#20063;撑不了多久了,所以”

    说着,她已迈步向前,走向了那间办公室。另外三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随其后。

    几步过后,众人就来到了那间“教员办公室”的门口。

    而等待着他们的竟是

    “抱歉,我来晚了。”玩家们刚一露面,屋里的男人便跟他们说了这么一句。

    这个男人,正是此前站在操场上仰望学校的神秘男子。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并没有那种鬼魂特有的、阴森的感觉,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手电筒。

    这些迹象都表明这货似乎是个活人。

    “你是谁”安月琴问道,“你在干什么”

    此刻,那个男人确实有在忙活些事情,却见他在一张办公桌上铺开了几张纸,并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毛笔在上面写着一些鬼画符似的古怪文字。

    “怎么”听到安月琴的问题后,男子忽然停下了手头的事情,狐疑地抬头看向玩家们,“你们又想不起来了吗”

    “什么?#23567;?#23567;叹也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又想不起来了”

    “啊果然如此。”那名男子此时好像已经确定了一些事,他接道,“毕竟你们迷失了太久,忘记也是正常的。”

    “那你能不能跟我们解释一下”听得一头雾水的安月琴再度开口问道。

    “我叫冢本翔太,是一名阴阳师。?#22721;?#26412;重新低头开始忙手上的事情,并接道,?#20843;?#28982;这样说可能有些失礼,但?#19968;?#26159;得告知诸位一声你们几位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四人在听到这句话时,皆是一样的反应。

    此前,封不觉那番对于玩家们其实“都是鬼”的推测,竟然不?#24050;灾小?br />
    “你们先别着急,听我慢慢给你们解释。?#22721;?#26412;的态度感觉他对类似的状况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一边娴熟地继续画符、一边说道,“这事儿呢还得从昭和四十七年,也就是二十六年前说起”

    玩家们一听就知道,这个npc的出现,很可能意味着剧情真相就要被揭?#35835;耍?#25152;以他们也都没有插嘴的意思,静静听着。

    “那一年的五月,重九小学发生了一起火灾。?#22721;?#26412;的叙述开始了,“那场火并没有烧得太?#29616;兀?#20294;还是烧死了一名学生,而这个学生,正是你们的同班同学铃木孝之。”他停顿一秒,似乎是想给玩家们留出消化信息的时间,随后再道,“铃木君是在离校长室仅一门之隔的仓库里被烧死的,死前他曾拼命地敲门呼救,可是很不巧,校长宫本是个酒鬼,当时正好是午休时间,下午没课的宫本喝高了以后便在校长室里睡着了。

    “直?#36739;?#38450;车驶入学校时,宫本才惊醒过来,而那个时候对门的铃木君早已因为吸入了过多的烟雾进入了休克状态。

    “接着,迷迷糊糊的宫本在看到烟雾后,便本能地逃离了火场,他丝毫不知道即使是在那个时候,若他能打开对面的门、?#19981;?#26469;得及把铃木君救出来。

    “然而,这些假设都是不成立的了铃木君?#31449;?#26159;被烧死了,而且他也因此而变成了一只厉鬼。

    “第二天,他就杀死了你们班上的另一名同学野口英二。不过,当时这件案子被当成了一般的人口失踪案来处理,我也是经过后来的调查才知道这些的

    ?#20843;?#21518;,到了第三天正好是三社祭的日子。这个小镇虽然很偏僻、也并不有名,但历史还是很悠久的;从古时起,这里的麻王神社就一直有个自己的三社祭,且这个?#20843;?#19968;直?#26377;?#20102;下来。

    “可是村民们并不知道,麻王神社穿了千百年的这种祭典,并不单纯是为了祭拜阿弥陀如来、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而是为了祈求三位菩萨帮助村民们压制它的戾气。”

    ?#20843;?#21548;到那个关键?#36866;保?#39740;骁便也反应过来了,?#20843;?#26159;什么”

    注:在冢本的话里,这个?#20843;?#30340;念法?#37096;?#20197;译为“那孩子anoko”。

    ?#20843;?#26159;被镇在麻王神社里的一个?#21543;瘢?#20854;名字已经无人可以记起,但它无疑是极度邪恶、也极为?#30475;?#30340;”说到这句时,冢本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手上的动作也稍稍一?#20572;?#21769;”不知为?#21361;?#20182;叹了口气,“后来就在三社祭那天的夜里,宫本潜入了神社?#26657;?#25105;想那时候的他,很可能已经被铃木所化的厉鬼给缠上了,已因恐惧而走投无路的他便跑到了神社?#26657;?#24819;祈求神明的庇佑。可是回应宫本的并不是神明,而是它。”

    “你是说”安月琴听到这里,接道,“宫本把它给放出来了”

    “没错,宫本破坏了三尊菩萨的法相、并将镇着它的封印给撕毁了。?#22721;?#26412;沉声应道,“而重获自由的它也?#30007;?#20102;承诺,帮宫本解决了铃木的冤魂。可是宫本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所?#22836;?#30340;东西,远比铃木的厉鬼还要可怕。

    ?#20843;?#24456;快就降临在了这个就在神社山脚下的学校里,第二天,你们的班主任佐藤先生便遇见了它,并因此而精神失常了。

    “宫本没有坚持太久,两天后,他便因过度恐惧而在家里自行了断”

    到此处为止,冢本所说的内容,和觉哥在?#26432;?#32440;上发现的那些信息一一对应。

    不过,报纸上的内容到此就结束了,但冢本的?#36866;?#36824;没完。

    “?#19978;В?#23427;是不会就此罢休的,它的杀?#38745;?#21018;刚开始?#22721;?#26412;接着说道,“在宫本自杀后两天,这间学校便发生了一件震惊全日本的血案,史称520?#37326;福?#37027;一天这间学校的数名教师和十?#35813;?#23398;生都被人用极度残忍的手法杀害了。待警方?#31995;较?#22330;时,看到的是如同人间?#38431;?#33324;的景象,以及七名幸存者。”

    说到这儿,冢本好像已经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他顺势抬起头来,扫视了玩家们一眼:“那七人都是二年a班的学生,也就是你们。”

    “等等”小灵回道,“不?#22253;?#25105;们只有六个人。”

    “不,?#26082;返?#35828;,是六?#36824;懟!壁?#26412;接道,“这我知道你听我说下去就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剩下你们六个了。”

    “那啥”小叹这时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关于那个?#37326;?#20320;说是它杀了所有人,但是警察又是怎么结案的呢”

    “那件案子没有结果。?#22721;?#26412;回道,“警方最终以凶手未能被找到而结案,宁可?#26800;?#19979;所有的社会舆论压力,也没有将他们调查到的结果公开。”

    “为什么”小叹又问道。

    “我好像猜?#30342;?#22240;了”这一?#29627;?#23433;月琴的表情变得?#26800;?#24494;妙。

    “哦什么原因”小灵也好奇地问道。

    “我觉得”安月琴看向了冢本,“还是由他来说比较好”

    ?#29677;擰壁?#26412;从?#24378;?#37324;出了一口气,接道,“真相是很难令人接受的,因为当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实施屠杀的,就是你们这七个幸存下来的、仅八岁大的孩子。”

    同一时刻,封不觉和黎若雨一侧。

    二人在那条甬道里快步行?#23435;?#20845;分钟,随即竟在前方看到了亮光。

    他们很快就接近了光源,发现那是甬道的出口。

    于是,二人便关掉了?#31181;?#30340;手电,走出了这条压抑的通道。

    当走在后面的若雨跨出甬道的一?#29627;?#20108;人背后那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通道口便消失了,他们回头看时,只能看到几条普通的乡间小路。

    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景物竟是重九小学的大门。

    “呵又是?#25345;只?#22659;吗。”封不觉望着头顶那灿烂的阳光以及眼前那沐浴在阳光中的校园,笑?#35834;?#20102;一句。

    “那是肯定的。?#27604;?#38632;接道,“且不说没可能那么快就天亮,就算不考虑时间因素从空间上来?#29627;?#25105;们现在已经算是在重九小学之外了,若这不是幻?#24120;?#25105;们岂不是已经通关了”

    “那么?#26412;?#21733;接道,“咱进去看看呗”

    “走。?#27604;?#38632;应道。

    二人说罢,便迈开步子,走进了这间“白天版”的重九小学未完待续。

    ...
锁子甲官网
后三组选包胆必中方法 东方毅靠什么赚钱 种黏玉米赚钱吗 卡五星麻将秘籍 广西快3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口碑好GO 上海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新浪 188即时比分网 股票融资 成本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猜大小规则 喜乐彩走势图表 淘宝打架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