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0章 好好说话

    那骨禄听完顾一的话心知是被糊弄了,脸色立马难看起来,但还是维持着起码的风度,道:“这就不劳顾国师费心了,我觉得我的运气一向挺好的。”

    顾一无所谓的挑了挑眉,端起旁边满上的酒杯一口饮尽,却惹来一干公子哥的怒目而视。顾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笑道:“不好意思,拿错了。”然后将酒杯放回苏妙礼面前。

    苏妙礼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继续跟骨禄谈天说地,?#35805;?#27861;,秦皇陛下下了令,让她好好接待一下这回纥的三王子。

    虽然她想不通为何不让鸿胪寺的人负责,但也只得领命。

    一桌子人虽然因为顾一的到来稍稍冷场了一下,但酒过三巡,又热闹了起来。一个个喝得红了脖子,?#37096;?#22987;想在佳人面前显摆显摆一下自己肚里不多的墨水。

    “要我说呀,这喝酒,就得行酒令,不然喝着没什么意思,苏相你说是不是?”一个身着大红色锦袍的少年跳了出来,?#39318;?#28487;洒的摇了摇?#31181;?#30340;折扇,一脸得意的提道。

    一桌?#35828;?#30446;光都汇聚在他身上,顾一撇撇嘴,大冬天摇扇子不是装逼吗。

    这人是怀化大将军薛景山的嫡三子薛三询,他的两个哥哥都已经丢在军队里磨练几年了,偏偏他却?#19981;?#33310;文弄墨,死也不肯从戎。薛景山?#35805;?#27861;,又是老来得子,便顺了他心意让他学文。可这?#23435;?#20063;学得不好,一天只知道逛逛青楼听听小曲,可把薛景山气得不?#23567;?br />
    苏妙礼点?#36820;潰骸?#27492;时苏某与诸位是只谈风月,不讲政治,称呼随便一点就好了。既然薛三公子这样提议了,大家觉得如何?”

    众人自然是高声附和,只有顾一一人不接话,开始吃起东西来,?#35805;?#27861;,这种吟得一手好湿的活动她向来不参加的。

    众人也都习惯了,直接无视她,骨禄虽然想?#20063;紓?#20294;这种渗透着秦朝文化的行酒令他也不懂,也不好意思针对别人,只好作罢。

    一番下来,竟然到了月儿悬空之时,一干?#35828;?#25165;有散场之意。船慢慢靠岸,众?#36824;?#23376;哥儿也一一告辞,骨禄也带领着自己的随从先行回驿馆了,?#30343;?#19979;顾一与苏妙礼两人留在最后。

    顾一一下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进船后她就把自己的披风解给了苏妙礼,船中置有暖炉倒不觉得冷,一出来就?#34892;?#21463;不住了。

    苏妙礼看在眼里,准备将披风卸下来给她,却被她制止了,直接凑过来揽着苏妙礼的肩膀然后将那披风扯开一点就将两人一齐包裹在内。

    青跃立马识相的拉着桃儿先行一步了,让顾一在心里给他记了一功。

    苏妙礼知道这人向来不守规矩,但今日这举动却是把她也吓了一跳,又急又羞,直接一脚踹在她小腿上。

    “啊!”顾一大叫一声,顺势跌坐到地上,直捧着脚大呼痛。

    苏妙礼却是冷眼看她,道:“我踹的是小腿,你捂着脚干嘛?”说罢不再理她,独自往前走去。

    顾一低头看了一眼,确实一个小?#21364;?#30340;衣衫上有一个?#19968;?#30340;印子。?#36824;?#22905;可不是这么容易服输的人,眼看着苏妙礼走出了些距离,又急忙呼道:“我刚才是脚扭到了,哎呀,好痛。”

    苏妙礼半信半疑的停下脚步,扭头见她面容?#34892;?#25197;曲,便当了真,又走了回来,拿脚尖轻轻碰了碰她的鞋,道:?#32610;?#25197;了?”

    顾一狠眨了一下眼,挤出一滴泪来,道:?#32610;?#25197;了,妙礼,你这心太狠了吧。”

    苏妙礼皱皱鼻子,?#29615;?#27668;的说道:“谁让你轻薄我。”边说却是边去扶她起来。

    顾一顺势将整个身子挂在她身上,闻着隐隐约约缠绕在自己鼻息间的香味舒服得眯了眯眼,嘴中却道:“我怎么可能轻薄你呢,我爱护都来不及呢。”

    苏妙礼?#36816;?#30340;厚脸皮早有了深刻的了解,暗啐一口不再接话。

    顾一挂在苏妙礼身上,一瘸一拐的走着,只有在苏妙礼扛不起的时候才稍稍用力撑起一点。动作之间难免?#30446;?#30896;碰到不该碰的地方,等走到国师府之时,苏妙礼的脸已经红透。

    顾一却还是?#34892;?#24847;犹未尽,只觉若是每时?#38752;?#33021;跟她贴这么近,就是拿皇帝位子跟?#19968;唬?#32769;子也不换。

    “你说,陛下为?#25105;?#25105;接待骨禄?”苏妙礼突然问道,这两年她已经习惯?#24515;?#19981;准的问题就问顾一。

    顾一却摇?#36820;潰骸?#20320;说?#35828;模?#20170;日不谈政治,只谈风月。”

    苏妙礼跺脚,道:“那是跟他们说的,你跟他们一样吗?”

    顾一眼睛一亮,?#20945;?#33258;喜道:“我自然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苏妙礼这才发觉自己的话里有歧义,这时两人也已经走到大堂内,将顾一往椅子上一扔,便转身欲走。

    顾一眼睛一转,自然不会允许她就这么离开,直接?#35805;?#23558;她大腿抱住,下半身拖在地上,哭喊道:“你?#36824;?#25105;了吗?”

    苏妙礼一张脸臊得通红,使劲挣开,秀眉一扬美目一瞪,道:“好好说话!”

    “主子!”青跃从大堂外跑进来,就见自家主?#20248;?#22312;地上,苏家主站在一旁怒目而视,傻子也知道情形不对,立马缩了脚往后退去。

    ?#32610;?#20303;。”顾一却是个厚脸皮的,直?#20248;?#36215;来拍拍身上的灰,叫住青跃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道:“何事?”

    青跃尴尬的看了看一旁的苏妙礼,苏妙礼也明白他的意思。虽然顾一做事从来都不回避她,但她也不是不知趣的人,看见青跃的眼神立即找了个借口往外走去。

    顾一自然不想放她走,直接开口道:“?#36824;?#27809;距,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你家主母说的,说!”

    青跃略带同情的看了自己主子一眼,心道这可是你让我说的,于是毫无顾忌的开口道:“陛下派兵将梁平府围了起来。”

    顾一心下一惊,猛地站起来,道:“什么时候的事?”

    苏妙礼在顾一出言之后便停下了脚步,当然,是直接将那句“主母”当作没听到。如今听青跃提到梁平府,她的心思也是转了一转才想起梁平府的主人是谁,再看顾一如今完好无缺的站在地上,?#21152;?#38388;露出点恼怒,嘴角也噙了一丝冷笑。

    顾一问话之后才想起还有尊大佛在一旁,立马揣着丝心虚朝她看去,见她如此神情,心中就知要糟,讪讪的笑了笑。

    “我刚才得到的消息,是今日下午的事。”青跃说道。

    顾一此时也顾不上其他,皱着眉?#36820;潰骸?#21482;是围着?没有其他旨意?”

    青跃摇了摇头。

    顾一来回走了几步,再抬头时,只见苏妙礼嘴角的冷笑又加深了几分,不由立马顿住脚,额头上隐?#21152;行┖辜!?br />
    此时枉她聪明绝顶也静不下心来思?#36857;?#21482;好对青跃挥了挥手,打发道:“下去吧,继续派人盯着。”

    ?#24825;?#36291;一走,不等顾一开口,苏妙礼却是轻启朱唇,道:“顾国师真是好大的威风,?#36824;?#25954;派人去盯着陛下的动静,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弱智女流!”

    顾一抬头望了望天,似乎在说,如今已经月上树梢,哪还是什么光天化?#30504;?#20877;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妙礼,一身傲气,也不算弱质女流啊。

    苏妙礼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冷哼一声,坐到一旁也不言语,就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顾一伸手抹了?#35805;?#39069;头上的冷汗,知道这人是真生气了,立马腆着脸凑过去赔笑道:“妙礼。”

    苏妙礼却是一下?#20004;?#36215;来,见她凑过来,便将脸侧到一边去,看都不看她。

    “苏?#30504;?#22937;妙,妙儿”顾一却是?#29615;?#36755;,一些亲昵的称呼张口就来。

    直到后来苏妙礼听得直起鸡皮疙瘩,才转过头?#35805;?#25423;住她腰间的软肉,道:“闭嘴!”

    顾一“嘶”了一声,苏妙礼连忙放了手,放手了又道:“你就装吧,定然是不痛的。”但心中那股气却已经消失不在。

    顾一往她脸上看了一眼,也知她肯定气消了,脸上也笑开几分,道:“难为苏家主亲自动手捏我,顾一真是感激不尽啊。”

    苏妙礼白她一眼,哼道:“饶了你这回,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顾一自然拍着胸脯保证没有下次,两人静坐一会儿,顾一想到刚才青跃禀告的事,却怎么也猜不出来皇帝想干什么,不由暗暗呼了口气。

    这大堂中只有她们两人,安静得很,苏妙礼自然听到了顾一的动静,心思一转,便知为何。想了想,也轻叹口气,道:“不知陛下想如何处置她。”

    顾一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中?#38405;?#20004;人还?#34892;?#33445;蒂,也不愿她跟着操心这事,指着外面的星空道:“看,织女和牛郎。”

    苏妙礼果然顺势看去,天上正悬着两颗大而明亮的星星,周围围着一群小的。她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织女和牛郎,好奇道:“你是说那两颗星吗?”

    顾一却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连这都不知道?”语气中饱含着不可思议。

    苏妙礼脸稍稍一红,我应该知道吗?难道这个很出名?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以前看过的书,却还是没有关于这两颗星的消息,她自小博览群书,对自己还是?#34892;?#33258;信的。于是大大方方的摇摇头,倒是一脸怀疑的看着顾一,似是说她又在胡诌了。

    顾一读懂了她的意思,老脸一红,但所幸脸皮够厚看不出来。她确实是胡诌的,她哪里认识什么织女星,牛郎星,只是看那两颗星星亮在一起,随口说的。?#36824;?#22312;苏妙礼的注视下,她可不能认怂,一脸得意的样子道:“嘿嘿,不知道了吧,让顾大爷给你讲讲。”(www.lxeea.club)
锁子甲官网
桃小仙表情包 赚钱 什么厂能赚钱 就爱棋牌游戏安卓app 海王捕鱼总换吗 青海快3预测 方舟怎么开服务器赚钱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快3平台首页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技巧 双色球官网 风光摄影怎么赚钱 翔虹国际娱乐网 现金棋牌 赚钱手游的广告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麻将游戏下载 电信营业厅有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