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陷阱(中)

    这女子所直指的富贵人家不是别人,正是这卓王府永兴坊,而那所谓不能人事的小爷,当然也就是卓王世子李纶了。

    自从北伐大军大捷而归后,这长安城里已经是有好一阵子都是风平浪静、歌舞升平的了,如今乍然出了这样的大丑闻,又是人们最热衷的贵人府上床帏里的阴私事儿,只一个上午,便*辣的传遍了城内的大?#20013;?#24055;。

    不过,这城中稍微有点见识的,却都在怀疑此事里头一定有些蹊跷,若那妓子所说的都是实话,那顾王妃哪里会稀里糊涂的任?#19978;?#20154;将这样一个知道内情的人卖到外面,卓王府里随意处死一个奴婢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就算退一万步说,真是那下人?#25345;?#25630;鬼,意图将那女子卖掉换银子,随便卖到城外哪里不行,怎么会傻到直接卖在这贵喜院里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可如今这流言已经如热油般泼洒出去,随便有人再怎么质疑辟谣,也已经是来不及了。

    永兴坊里,顾王妃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倒下了,差一点便救不回来了,多亏府上正?#20204;?#30528;御医,好一番?#26412;齲?#29992;掉了两根百年?#21916;?#25165;醒转了过来。

    而从顾王妃倒下后,那卓王世子李纶却一直没到她床前?#27492;?#30142;照顾过,原?#27492;?#33258;从听到了消息,就将自己?#27492;?#22312;?#23435;?#37324;,任?#19978;?#20154;们怎样苦苦哀求也不出来,已经整两天没有进食了,府里除了顾王妃,又没其他长?#37096;?#20197;管束他,这世子爷的奶娘都快急疯了。

    而待那顾王妃一醒转过来,便一直追?#36866;?#23376;爷在哪里,下人们支支吾吾的只好骗她说世子爷本来一直在床前伺候她,此时实在熬不过才去休息了,顾王妃听了才放心,本还想强撑着去看儿子的,却哪里还爬的起来呢,这顾王妃身边的管事嬷嬷见情形实在不妙,忙叫了那大管事徐立进来,?#36864;?#21830;量着是否要去永嘉坊找郡公夫人过来帮忙,徐立也是这个看法,便马上带着人出去了。

    不过这徐立去永嘉坊报信的途中,却特意在一家烧饼铺子前停了停,说这是那世子爷从前爱吃的东西,买了带回去说不定世子爷就能用些也不一定,那赶车的马夫听了颇为感动,心道都说这徐大总管爬的快,人家对主子也确实是极为用心的。

    那安国郡公夫人顾氏接了徐大总管的通报有多焦急暂且不提,那新昌坊的定国郡公爷李纪此时接了那烧饼铺子里传来的消息,?#37027;?#33258;然是不错,他谋划多年的好戏终于开锣了,而?#21307;?#34892;的极为顺遂,怎么能不让人高兴呢。

    那妓子的事情,当然就是李纪安排,不过这也只是最后一个环节罢了,起头则是从当年那场狩猎便开始了,这李纶自从被那野羊吓的从马上掉下来尿了裤子以后,李纪又几次刻意安排,让那李纶在之后的两年呢,又碰到过两三次惊马的事情,李纶便不由?#38405;?#39569;马心生出了莫名的恐惧来,十分逃避,可这长安城内的贵族小爷三天两头呼朋引伴的,哪里能不骑马呢,尤其是李纶,他更怕别人说自己闲话,结果强撑着去了几次之后,那李纶便得了一个怪病,骑马后会偶尔出现夜里失禁的情形。

    李纶那时十一二岁了,这样的年纪却还不时尿床,他又是那样一个孤高内敛的性子,羞恼交?#21448;?#19979;把自己关在房里,连学里也不愿意去。把顾氏都快急疯了,而李纪这边的人接了那徐立的通风报信后,便借着这个事情顺势安排了起来,将一个女子送进了永兴坊。

    那女子确实是成了李纶的通房,而其他事情却是没有的,只不过故意得罪了李纶?#29615;?#21334;了而已,李纶也早就通了人事,不过那骑马后仍会失禁的毛病却是一直没能好全,偶尔还会发作一两次,可是如今这女子这么一死,若有心人去查上一查,这通房、失禁等事情都是有影子的,那李纶再想要?#25351;?#21517;誉,却也是极难的事了。

    如今这永兴坊两个主子病的病,倒的倒,衰败之气已然不可阻挡了,李纪此时正好也要腾出手来做别的,就将此事扔给了刘腊继续跟进,说起来那刘腊对顾王妃也是极为记恨的,一想到他当年差点就错手杀了战将卓王的长子,他到现在还会后怕。

    “那刘女子的母亲弟弟都尽量安排的妥当些吧,这女子也是个烈性的,倒是让人敬佩。?#20445;?#26446;纪想了想又对刘腊叮嘱道。

    刘腊点头应下了,原本他们也给那个妓子留了退路,并没安排她去跳楼,可那女子却是个刚直不弯的,只说自己早就不想活了,求他们照顾好自己家人,便决然自裁了,他们一家本是犯了重罪的官员亲眷,父亲已被处?#21486;?#21482;留了母子三人各自?#29615;?#21334;。

    过两天便是要去那卢彦孝府上?#25226;?#30340;日子,李纪还有些事情要与那崔五娘交代,便早早的就回了内院,小六子一瘸一拐的跟在他后面,心中暗想,郡公爷每日里在内院呆的时间可是越来越长了。

    两人才刚进了游廊,便听到了叮叮琮琮的琴音,李纪不太懂这些,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却突然觉得行走间带起的一丝燥热顿时消散了不少,待他大步进了内室,便看到那崔五娘正坐在榻上弹琴,她穿了一件天青色素稠?#24266;梗?#31548;了袖子,露出两只莹白的皓腕来,极淡的颜色穿在她身上?#24202;?#19981;显得孤寒,反倒衬得她整个人如玉雕雪?#23547;?#30340;清澈,李纪定睛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硬生生将眼睛?#37096;?#20102;,此时阿初已经凑到了他身边,俯身仰脸奉上了茶盅,柔声说道:“郡公爷,请用茶。”。

    阿初的声音甜腻的?#36335;?#33021;拉出丝来,不过李纪今日分外没心?#21152;?#37228;她,看也没看她一眼,只皱起眉,冲她一挥手,旁边立着的阿秋见状,心里暗喜,连忙上来拉了阿初一起出了内室。

    玉华?#30452;?#24050;经好了,因李纪说过两日要进宫去看望圣上谢恩,她才想起来上?#35859;?#23467;时圣上曾说过想听自己弹琴的,可他送自己的那具“东风暖?#20445;?#33258;己到现在却连碰都还没碰过一下呢,今日想起来便急忙拿出来练习起来,玉华于琴艺上天分一般,也并不十分喜爱,可今日弹起了师傅所亲授的“曲江春?#20445;?#21364;没几下就入了境。

    此时屋内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玉华心无旁骛,只埋头专心弹琴,右手抹挑勾剔,左手揉绰进退,身后窗棂间穿过的光晕笼在她身上,照的她整个人?#36335;?#37117;是透明的,李纪坐在广榻对面的红木圆?#36771;擼?#31471;起茶盅喝了一口,喉间滑过那似苦微甜的药参?#21486;?#33080;上的神情越发和煦轻松起来。

    玉华一曲弹奏完?#21916;?#32531;缓抬起头,一眼看见对面坐着的李?#20572;?#21364;不由的?#35835;耍?#26446;纪此时略微扬着脸望向自己这边,可一双狭长凤眼中神色迷离?#31168;保路?#22312;出神看着自己,又?#36335;?#20160;么都没看见一样,他唇角边甚至还隐约带着一丝笑意,玉华从未见过这样的李?#20572;路?#27604;平日里小?#23435;?#20845;岁的样子,倒?#36864;?#30495;实的年纪难得的接近起来。

    玉华一边缓缓起身,一边轻轻?#20154;?#20102;一声,李纪这才回过神,他脸上神情不变,只连忙转过身背对玉华坐好,嘴里说了一句:“你过来坐吧,我有事情与你商量。?#20445;?#35821;调仍是十分平和,对他而言,甚至可算的上有几分轻柔。

    这些日子玉华身上有伤,两人便名正言顺的分榻而睡了,一下子少了许多?#26080;希?#24444;?#35828;?#30456;处的平和了起来,玉华也移步到了?#36771;?#22352;下,见李纪茶盅里干了,便又帮他满了一杯,李?#19975;?#39318;谢过了才说道:

    “过两日便是那卢彦孝的家宴,此人十分精明狡黠,比你那义父也不逊几分,他夫人王氏也是个厉害的,与你那安邑坊的嫡母是同宗的堂姐妹,我之前与卢彦孝并无多少交往,也不知?#28010;?#24220;上的深?#24120;?#20182;这次除?#23435;遙?#36824;邀请了军中的各位大将与兵部下属,人员极为复杂,你在应酬时恐怕要多加小心,不用想太多,只作出腼腆羞涩的样子,尽?#21487;?#35828;话便是。”

    玉华听了他的话,只默默的点?#35828;?#22836;应下,心中却是转起了念头,这卢彦孝她自然是知道的,按着师傅的评价,此人身拜当朝尚书令,是唯一在朝堂上有实力可与崔泽厚一争的文臣,按理说难免要受到崔泽厚的打压,可他却能一边联手卓王府永兴坊控制军中,暗地里向崔府卖好,一边又在明面上尽忠职守,并不十分对崔泽厚?#25937;酰?#22914;此纵横捭阖下,反让他既在清贵一流中得了名声与支持,又深的皇上圣心,倒让崔泽厚一时犹豫不绝没有下手将他彻底降服。

    今日这李纪如此重视这卢彦孝的家宴,想来是要为了太子拉拢他的,自己倒?#37096;?#20197;仔细观察一番,不知道这卢府的王氏与那永嘉坊的顾氏及安邑坊的王氏相比,又是一个怎样的?#23435;鎩?br />
    李纪见玉华愣愣的有些出神,便也轻咳了一声,说道:“你上次所说的条件......”

    谁知他?#23433;?#35828;了一半,门口稀里哗啦一阵乱响,那阿初?#36335;鷥照?#33073;了什么?#35828;?#25289;扯一般,脚下带点?#24590;?#30340;就进了房内,手上托着一盘?#29031;?#20102;水鲜艳欲滴的紫葡萄,她进?#23435;?#20869;,只匆匆忙忙行了个不成样子的福礼,便径直来到了李纪的身边,半蹲下身子,将那?#20449;?#39640;高奉上,?#21487;?#35828;道:

    “郡公爷,这是那永嘉坊崔夫人送来的,夫人一早?#24895;?#22900;婢说爷您爱吃这个的,请爷尝尝吧。”

    这阿初今日里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脸上脂粉擦得精致娇艳,一对软嘟嘟的红唇比那葡萄看着还要诱人,一身桃粉配松石绿的裙衫,平领开的颇?#20572;?#22905;此时这样的姿态蹲在李纪跟前,胸口的雪白沟壑颤巍巍的呼之欲出,连玉华都不忍不住勾着头看了好几眼。

    李纪脸上难得的和煦顿时烟消云散,他右手忍不住一把就摸向了腰间,玉华一见他神情不对,连忙?#20154;?#20102;两声,声音里带了些恼意的斥责道:“阿初你这是怎么回事,主子也没?#24515;悖?#20320;就敢贸然进来了?!”

    阿初好?#27900;?#26009;到五娘会突然对自己发难,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玉华,她这样的姿势半蹲着本就有些费力,此?#26412;?#21523;之下,整个人都不由打了个哆?#25314;?#32780;那阿秋没拦住阿初后,便一直躲在门口偷听里面的动静,此时听到五娘发火了,急忙也通禀一声就走了进来,嘴里一边替阿秋赔罪求饶,一边从阿初手上接过?#20449;?#25918;在桌上,又下死力拉着她便往外走去,那阿初似乎还不死心,?#35805;?#31179;拖着还回过头来看了李纪好几眼,见郡公爷一双眼?#28010;?#30447;在自己身上?#29615;牛?#19981;由又来了精神,扭着身子水蛇般的来回挣扎起来,指望着李纪能开口将自己留下。

    李纪自然没开这个口,他夫妻二人便这样坐着,看那阿秋将阿初硬拖了出去,半响,李纪才开口沉声说道:“这个贱婢是发疯了吗?”

    玉华听他这样一说,心中也很无奈,犹疑了半响,才低声说道:“她大约是得了刘嬷嬷的指使吧,前两日我胳?#19981;?#27809;好的时候,刘嬷?#21482;?#37324;话外的暗示?#23435;?#20960;次...今日又来问了一回,我不好明着回绝她,便含含混混的随便说了两句,那刘嬷嬷大约是误以为我同意了,所以......”

    李纪一听竟然是这个?#20498;剩?#19981;由便?#39740;?#30340;斜了玉华一眼,玉华自知理亏,又不想正面承认,便转了转眼珠想要换个话题,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情急之下便顺手捏了一颗葡萄递给李?#20572;?#20551;笑了一下说道:“这葡萄还真是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李纪本想再埋?#39038;?#20004;句的,见她突然递了葡萄给自己,一双大眼滴溜溜乱转着,难得露出几?#20013;?#34394;的模样,一时倒也说不出口了,伸手接了葡萄放入口中,想了想又忍不住说道:“你不是说那个阿秋是个有办法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也真是个没用的。”

    玉华听到他突然抱怨起阿秋来,语气中倒是一副指责阿秋没有保护好他这个大老爷们的样子,心中不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实在没忍住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李纪自己说完后也觉察出了几分不对?#21486;?#27492;时见玉华这样,脸上顿时尴尬起来,忙端起茶掩饰着喝了一口,玉华连忙也忍了笑说道:

    “阿初和刘嬷嬷那里?#19968;?#20808;想个法子对付着的,今日的事情不会再有了,还请郡公爷放心吧。”

    李纪嗯了一声,想了想脱口而出说道:“不过也不用多费什么功夫,反正你的伤也已经好了......”

    李纪这话一落地,室内顿?#26412;?#20102;下来,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各自喝茶吃葡萄忙碌起来。

    到了夜间,玉华早早就洗漱好上了床,也不等李纪动作,自己裹好了两床被子还不够,又将那兽皮毯子也卷在了身上,整个人好似一个包的鼓?#21738;?#22218;的春卷一般摊在床上。(www.lxeea.club)
锁子甲官网
老公说你不赚钱 租房做短租能赚钱吗 做假发票生意赚钱吗 城通网盘怎赚钱 讲课软件赚钱 农村养什么赚钱靠谱 天天富翁金币怎么快速赚钱 我的新生活1.8赚钱 杜云生如何打造赚钱机器 足球公司如何赚钱 剑三赚钱小任务 微信小游戏是怎么赚钱 如何有效阅读赚钱 北京28能赚钱呦 投注赚钱的软件 跑货车帮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