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趙士禎

    林延潮看到趙士禎這名字,當即在腦中搜刮自己是否認識這個人。(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以林延潮過目不忘的本事,當然知道鴻臚寺下有一個主薄名叫趙士禎。

    作為禮部尚書,林延潮也兼管鴻臚寺,對于這名官員的履歷也算了解一二。

    此人原先是國子監監生,萬歷六年時以善書徵之名,授鴻臚寺主簿。

    能從國子監監生拔為鴻臚寺主薄這可是難得的機緣,據說他當時喜歡在扇子上題詩,然后正好被宦官呈給天子得了賞識,故而因此得了官職。

    不過此人身在鴻臚寺卻不肯安守本分,時常談論兵事,而且喜歡研究火銃如此奇技淫巧的東西。

    一名負責接待賓客,朝堂禮儀之事鴻臚寺主薄,居然不安心于本職工作,反而將精力都用在軍事上。這就如同現代上班摸魚,下班兼職寫小說,能被領導所賞識嗎?

    因此趙士禎在鴻臚寺主薄的任上,從萬歷六年一直干到了現在。這都快萬歷二十一年,他仍沒有升遷,這在官場上對于一名曾被天子賞識過官員而言是很少見的。

    因此林延潮從鴻臚寺每任寺卿對趙士禎的考語上可知,此人實是很不受人待見。

    但是林延潮今日看到自己兒子在讀他書,不由有所好奇。他當即問道:“此書是何人給你的?”

    林用沉默不答。

    “不說,書就沒收了。”

    說到這里,林延潮作勢欲拿起,林用立即道:“爹爹,這是孩兒從書肆租來的!你若收走了,孩兒如何還書,如此不是違背了信字。”

    “誰給你的錢?”林延潮沒好氣問道。

    “娘親。”

    林延潮道:“你娘對我摳摳索索,對你倒是有求必應。”

    林延潮將書略路翻了一遍,這一本書大致分四個部分原銃,圖式樣,打放架勢及神器雜說,描述了火器的淵源,對于明朝各等火器的優劣都有一番評價,以及使用說明。他還對鳥銃特別有研究,大致構想了自己發明的一等鳥銃等等。

    林延潮隨便一看,這本神器譜其實是沒有寫完的。

    林延潮忽臉色一沉對林用道:“你還敢撒謊!”

    林用身子一哆嗦,但見林延潮將書一扣道:“此書分明并非刻本,哪家書肆會售如此抄本?你從何處得來?”

    林用沉默不語。

    林延潮坐了下來道:“你還是不說。”

    林用搖了搖頭。

    林延潮知兒子倔強的性子,說是不說,就是不說。

    林延潮冷笑一聲,當即對外頭道:“來人。”

    一名下人走進了房內:“老爺有什么吩咐?”

    “你去鴻臚寺一趟,將一位名叫趙士禎的主薄請到府中來。”

    林用吃了一驚道:“爹?”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然后對下人道:“還不快去!”

    接著林延潮向林用道:“你不用心功課,而看這些閑雜之書,還對我撒謊,這些我先不罰你,等一回趙主薄再說。”

    “眼下我先考較你的功課,若是哪里說得不對,到時一并處罰!”

    說完林延潮考較起林用的功課,他想了想當即擬了一個題目問道:“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

    林用聞言滿臉漲紅,略一沉思然后回答。

    林延潮問了林用半個時辰后,終于微微點頭,氣也算消了不少。

    林用偷看林延潮神色,稍稍有些得意。

    林延潮輕咳一聲,這時候下人稟告道:“鴻臚寺主薄趙士禎趙大人到了。”

    林延潮將書放在一旁道:“請他進來。”

    不久一名年近四十,留著山羊胡,身著青色官袍的官員入內向林延潮見禮。

    “下官鴻臚寺主薄趙士禎見過大宗伯!”

    林延潮微微點點頭道:“免禮。”

    林延潮并沒有讓趙士禎入座,故而趙士禎就垂著頭,也不敢抬頭張望。

    林延潮從桌案上拿起神器譜遞給趙士禎道:“此書是你所著?”

    趙士禎雙手接過書,奇道:“這確實是下官的拙作,但還未梓刻,只是手抄作幾本在好友間傳閱。不知……”

    “哦?在好友間傳閱!那怎么會到犬子手中。”

    趙士禎聞言微微抬起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林用。他略一遲疑然后大喜道:“原來是你,你竟是大宗伯的公子,失敬失敬。”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然后向趙士禎問道:“哦,趙主薄認識犬子?其經過與本部堂道來。”

    趙士禎當即道:“回稟大宗伯,是這樣的。那日吾與在書肆閑逛,正好巧遇了令公子,當時我看公子抱著一本雜學之書看得津津有味,我心想令公子年紀如此小,怎會懂得什么雜學,當即心存輕視忍不住出言考較。”

    “哪里知道令公子天資聰穎,知一而答十,小小年紀竟各等雜學都有所涉獵,故而下官與令公子是一見如故,心有忘年之交之念。可惜下官問令公子姓名,公子不答,下官不敢冒昧,只是將這本書相贈,留一個念想。今日一見令公子,下官才知道原來是大宗伯之子。這才恍然明白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林延潮聽了趙士禎這話,心底如同喝了一大碗蜜般,換了旁人夸自己他未必高興,但林用卻是不同。當然他對于趙士禎這話里夸張的成分也就不計較了。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但見他早已眉飛色舞。

    林延潮將臉一沉,然后問道:“怎么撒謊還有道理了?”

    林用聞言道:“爹,我也是怕你相責,自己倒是無妨,只是怕連累趙主薄。再說信字也無妨,圣人云,言必信,行必果,然小人哉。”

    林延潮見兒子有些義氣初覺的欣慰,但又扯上道理解釋一通又覺生氣。

    “好了,你撒謊的事一會再責,你先出去,爹與趙主薄說幾句話。”

    林用聞言向趙士禎施禮道:“趙主薄,我于你這本神器譜上還有許多不明白的,不知可否改日再登門請教。”

    趙士禎連忙道:“微末之學,豈能入公子之眼,公子將來是要金榜題名的,書中不會考這個。”

    林用不以為然道:“可是圣賢書里可沒有教我如何打鳥銃。”

    趙士禎為難道:“這是兵卒才辦的事。”

    林延潮道:“還不退下,嗦什么。”

    林用聞言當即走了。

    趙士禎已是滿頭大汗,他聽說過如林延潮這樣的官宦人家,對子弟都教育極嚴,自己私贈這閑書給林用閱讀,不知會被林延潮如何怪罪才是。

    以林延潮今時今日的地位,對付自己一個八品主薄,簡直不要太容易。

    但見林延潮沉吟一會然后道:“本朝的鳥銃與倭國的鳥銃有什么不同?你可明白?”

    趙士禎沒有想到林延潮問他這個問題,不由一愣。
锁子甲官网
第一白银网比分预测 广东麻将买马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德羲计 南粤风采好彩1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综合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100期走势图 吉林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美女捕鱼作弊器 申城棋牌主页 今天晚上3d开奖号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 今期必中什么生肖特 梦幻国际棋牌 奥运篮球比赛比分 nba赛程表 大众麻将在线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