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555章 演戲(二合一大章)

    “一直故意的偽裝?”吳妍微微一愣,隨后看向吳巖。(看啦又看小說網)

    “沒錯,爹爹還能夠騙你不成?”周易點了點頭,隨后出聲說道。

    “嗯,好的,我知道了,那爹爹一路小心。”吳妍輕聲說道。

    “放心好了,有我和族長大人一起共同出手,一定萬無一失。”周易點了點頭,隨后揮手示意吳妍不用擔心。

    “好了,大家一起出發吧。”周易點了點頭,不再遲疑,直接帶著眾人出發。

    一路出了海云山之后,周易直接帶著人馬朝著海云山一側的山腳趕去。

    等到趕到了之后,周易直接下令開始搜索。

    他已經大概確定了下來,剩下的海云山殘黨,應該就是在這附近。

    數個時辰之后,這些海云山的殘黨很快就被找到了。

    發現了海云山殘黨的蹤跡之后,周易讓其他人守衛這附近,防止殘黨逃跑,隨后自己和沈夢雅,帶著幾個高層,趕了過去。

    “趙明,看你這次還往哪里跑、”看著被趙明率領著的海云山殘眾,周易出聲呵斥道。

    “哦?我沒看錯吧?吳巖,你這是過來送死了?”趙明打量了一下周易和他身后的眾人,隨后出聲說道。

    “哼,茍延殘喘,還敢大放厥詞,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周易瞇了瞇眼睛,隨后出聲說道。

    “是嗎?我看是你找死還差不多吧。”趙明微微瞇了瞇眼睛。

    他的手下的確是損傷慘重,但是,那只是中低層戰力,高層戰力損失的并不多,現在在他看來,周易的行為就是在找死。

    “是嗎?那就來試試吧。”周易瞇了瞇眼睛,隨后直接出手。

    看到周易自己出手,趙明瞇了瞇眼睛,隨后出聲說道:“我來收拾他,你們等我和他僵持難下的時候,再偷襲他。”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和吳巖差不了多少。

    但是,當交上手的一剎那,他知道,自己失策了。

    周易的一記殺招,竟然直接碾壓了他的殺招,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只能被迫躲閃。

    結果,就在他躲閃的時候,周易直接貼近了他。

    趙明面色巨變,正準備施展防御性的殺招,結果周易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直接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咔嚓。”

    伴隨著兩人落在地上,趙明直接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趙明身后的那些高層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趙明就已經被秒殺了。

    秒殺合境高手,固然有趙明的大意,但是,也足以說明了周易的實力。

    只要不了解周易,不事先施展出來防御性的殺招,被周易近身之后,那結果,簡直喜聞樂見。

    這個時候,其他的海云山高層終于反應了過來,一時半會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什么時候吳巖竟然具備了這樣恐怖的實力。

    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隨后猛地裝摸做樣的半趴在地上,裝出一副受傷的模樣。

    “不對,他好像受傷了。”這個時候,很快一個高層就注意到了周易裝摸做樣的表現。

    “走,大家上,他肯定是用了什么自損八百傷敵一千的手段,我們為趙宗主報仇。”頓時,另外一個高層出聲叫了一聲,隨后直接朝著周易出手。

    “大長老。”沈夢雅身后那幾個漫云城高層頓時面色一變,也是連忙出手。

    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隨后顫顫巍巍的站起來,然后一個殺招用出,抵抗住這群海云山高層的攻擊,隨后身體猛地沖了上去。

    用殺招抵抗住這些人的殺招之后,周易快速的朝著他們奔跑了過去。

    只是裝的身影搖搖晃晃的,仿佛隨時要摔倒一般。

    那些海云山的高層不僅更加的興奮,似乎隨時都能夠預見到周易倒下來。

    就在距離這些高層還有一小段距離的時候,其中幾個高層警惕的施展了一個防御性的殺招。

    周易并沒有去理會那些施展了防御性殺招的高層,直接朝著那些仍然忙著攻擊的高層沖去。

    很快,他就靠近了其中兩個高層,直接悍然出手,兩個手直接掐住了這兩個高層的后脊椎骨,然后狠狠一用力。

    干掉這兩個高層之后,周易毫不遲疑的,繼續朝著旁邊的高層沖去。

    “裝的!他裝得!”這個時候,終于有個別高層反應了過來。

    但是,此時再施展防御殺招已經來不及了,很快,這些沒有事先來得及施展防御性殺招的高層,直接被周易全部滅掉。

    滅掉這些高層之后,周易直接開始施展殺招,對付起來最后幾個海云山高層。

    這幾個高層,都只是天境的修為,如何扛得住周易的殺招攻擊,要知道周易現在可是八百道巫紋加成的男人。

    頓時,后果顯而預見,很快,沒支撐幾下,就被周易全部滅掉。

    終于,將海云山的所有殘黨都消滅之后,周易停下手,微微松了一口氣。

    而那幾個跟在沈夢雅身后的高層,此時已經完全看呆了。

    大長老什么時候已經如此的非人類了?

    周易微微一笑,隨后返回了這幾個漫云城高層的身邊:“我說了,這只是幾個殘黨而已,不足為慮。”

    “大長老英明......呃”

    這幾個人奉承的言辭還沒說完,就已經喪失了意識。

    周易微微拍了拍手,隨后開始收拾起來現場。

    等到收拾的差不多了,把沈夢雅收入玉扳指之中,隨后變幻成了吳宇的樣子,緊接著放出了專用的信號。

    當時,除了讓沈夢雅對吳宇的尸體動用那兩套神秘殺招之后,周易也是動用了,所以,他現在同樣可以變換成吳宇的樣子。

    微微瞇了瞇眼睛,隨后周易又在自己身上劃了一些猙獰的傷口,屬于那種外表看起來很恐怖,實際上不是很嚴重的傷勢。

    不多時,漫云城的大部分就趕到了,當看到現場的慘狀之后,都是不禁一愣。

    “族長?您怎么啦?這里發生什么了?大長老人呢?”很快,就有高層發現了周易。

    “這里沒想到竟然有埋伏,我們中了埋伏,大長老和趙明那家伙死斗,之后共同同歸于盡了。”周易做出一副哀傷的樣子。

    “什么?!!!”頓時,在場的高層都震驚了。

    “我拼了盡全力,才將剩下的海云山殘黨盡數絞殺,唉。”周易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隨后直接裝摸做樣的昏迷了過去。

    “族長大人!快快快,來人,把族長大人抬下去治療。”頓時,在場的高層徹底的急了。

    現在最有威望的大長老已經出事,如果族長也出事,那么,事情就極為的麻煩了,怕是整個漫云城內部都要失控掉。

    周易心中暗笑,現在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等到周易裝模做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海云山的大殿內了。

    “族長大人,您醒了?”周易剛剛醒來,身邊的守衛連忙行禮。

    “嗯。”周易輕輕點了點頭,隨后裝作很虛弱的從床上爬起來。

    “族長大人,吳妍大人已經在殿外跪了很久了,說是要見您......”一旁的守衛看著周易似乎無恙的樣子,這才出聲說道。

    周易不禁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后略微沉吟了一下:‘讓她進來吧。’

    “是,族長大人。”守衛連忙點了點頭,隨后朝著外面走去。

    不多時,吳妍的身影就出現了周易的面前。

    此時她神色憔悴,面容難看,雙眼紅腫,顯然是哭過的樣子。

    “族長大人,我來此只為詢問一件事情。”吳妍看了一眼周易,隨后出聲詢問。

    “說吧。”周易輕輕招了招手。

    “父親大人....他.....真的?”吳妍聲音哽咽,已經說不下去了。

    “他的犧牲是光榮的,他是為了整個漫云城,他的名字會永遠留在漫云城的史冊上,趙明這個魂淡,臨死都要拉著你父親,而我被其他殘黨拖住,真的是.....無能為力,唉。”周易嘆息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吳妍神色憔悴的點了點頭,隨后站起身,準備離開。

    “如果你父親還活著,他肯定希望你繼承他的意愿,永遠為漫云城奉獻,所以,我決定,等到你父親的葬禮完畢,就讓你頂替上你父親的位置。”周易繼續說道:“希望你不會辜負你父親從小到大對于你的教導。”

    “嗯。”吳妍有些走神的敷衍了一句,隨后慢步朝著外面走去。

    等到吳妍離開之后,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隨后看向旁邊的守衛:“明天折返漫云城。”

    “是,族長大人。”這名守衛楞了一下,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應承道。

    周易點了點頭,不再說話,直接躺到床上,準備休息一陣。

    之前給自己身上弄這么傷口,雖說實際上傷勢沒那么嚴重,但是,失血還是有點多的,現在覺得有些不太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

    還在海云山的高層,就接到了通知,族長大人要抽調一部分人,共同返回漫云城。

    這讓不少人感到很開心,雖然海云山的確很不錯,但是,他們很多人還是覺得漫云城更加的好,畢竟那里才是真正的家。

    很快,周易就挑選好了人手,然后帶著吳巖殘留下來的一些衣物,準備帶回去為他舉辦葬禮。

    事情完畢之后,周易直接帶著眾人出發。

    當趕回漫云城的時候,很快漫云城的高層聽聞了消息,都前來漫云城外面進行迎接。

    “父親,您終于回來了。”吳燕婷跑到周易身邊,出聲笑道。

    “嗯,去安慰一下你吳妍姐吧。”周易點了點頭,隨后指了指后面的吳妍。

    “嗯。”吳燕婷點了點頭,隨后朝著后面的吳妍走去。

    “族長大人,這其中并沒有看到,您所安排的那位代理城主的身影,您大勝歸來,他卻連迎接都做不到,我覺得實在是有失您的期望啊。”其中一個前來迎接的高層出聲說道。

    “你認為你這些挑撥離間的話,有什么用呢?他的功勞,我看到了,你的呢?”周易瞥了他一眼:“我需要的是,真正有能力,能夠為家族做貢獻的人,而不是你這種只會拍馬屁,勾心斗角的小人。”

    這個高層的臉色不禁漲成了豬肝色,周易這簡直就算是在指著他的鼻子罵他了。

    關鍵是,他還真不能反駁些什么。

    “希望你們引以為戒,不要學這種小人。”周易又對左右的人說道。

    “族長大人說的是,說的是。”左右的高層連忙應聲。

    一路返回之后,周易直接帶了幾個人,朝著為吳雙安排的府邸走去。

    讓這幾個人在外面等候,隨后周易直接朝著里面走去。

    等到了屋子內之后,周易直接招出了沈夢雅:“夢雅,以后我需要你扮演吳宇,來和我兩方呼應。”

    “好的,老公,沒有任何的問題。”沈夢雅點了點頭,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嗯,你放心,不會讓你偽裝太久的,等到我把整個漫云城的權利差不多握在手心的時候,你就可以不用再繼續偽裝了。”周易笑著揉了揉沈夢雅的臉蛋。

    “能夠為老公做事情,我非常的開心。”沈夢雅笑著說道。

    兩人又親密的說了一些話,隨后沈夢雅偽裝成吳宇,周易重新偽裝成吳雙,兩人一起朝著外面走去。

    “族長大人。”來到外面之后,族長的守衛連忙對著沈夢雅行禮,隨后又對著周易點了點頭。

    “嗯,現在,你們去通知其他高層,一起前來執事大廳,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沈夢雅對著這幾個守衛示意了一下,隨后吩咐道。

    這幾名守衛連忙應聲,隨后快速的朝著遠處跑去。

    而沈夢雅則是和周易一起朝著執事大廳趕去。

    數個時辰之后,漫云城基本所有的高層都趕到了執事大廳之中。

    沈夢雅坐在主位,隨后目光看著這些高層,面露哀傷:“非常的不幸,我們的大長老,他為了我們漫云城,犧牲了。”

    聲音略微頓了一下,隨后沈夢雅繼續說道:“現在,我召集大家前來,要說的事情,第一件就是這個。我打算三天之后,為我們敬愛的大長老,舉辦葬禮,到時候讓所有的家族弟子前來致敬。”

    很快,周易第一個開口:“好,我贊同,大長老一向是我最為敬愛的人,我擔任代理城主這些日子,他一直和我共同治理漫云城,教導了我很多事情,我覺得受益終生,永遠都不會忘記他。”

    其他高層不禁看了一眼周易,隨后也是紛紛迎合。

    “很好。”沈夢雅略微點了點頭,隨后瞧了一眼在場的高層,這才繼續說道:“那么,接下來我開始說第二件事情。”
锁子甲官网
安徽闲来麻将 安徽福彩快3开奖查询 辉煌棋牌怎么样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一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 正规打码赚钱网站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 广东十一选五开走势 手机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澳门街机捕鱼 遇乐棋牌大厅棋牌大全 澳门足彩公司即时比分 星力微信捕鱼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新手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