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九七章 什么是人才,這就是人才!

    胡三刀這一刀,真的是砍出了水平,砍出了風格,砍出了境界。(www.lxeea.club)

    刀鋒狠狠砍在毛茅羽左臂的鋼盤上,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鋼盤碎做兩瓣。

    巨大的勁氣碰撞,直接把毛茅羽全身的蓑衣震成粉碎,漫天茅草飛舞。

    有鋼盤防護,毛茅羽左臂硬接這這一刀,右手的鋼爪立刻要抓向胡三刀,但他又快速收手按在了自己頭上。

    因為斗笠差點被吹跑,他不想曬太陽,趕緊用右手按住。

    一伸一縮,快的像個偷桃的猴子。

    二人撞擊后各自后跳一丈,拉開距離。

    毛茅羽的雨衣(蓑衣)終于沒了,當然,遮陽帽(斗笠)還在。

    全場觀眾一齊發出巨大的驚訝聲,他們好像看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場面。

    褪去蓑衣,原來毛茅羽是一個非常精瘦的漢子。

    他從上到下穿著緊身黑衣,非常顯線條。

    當然,觀眾們不是驚嘆于毛茅羽的身材。

    他們驚嘆,是因為毛茅羽全身上下都綁著各式各樣的黑色小箱子。

    只有一兩寸厚,黑鐵打制,緊緊捆在身上的小箱子。

    肩膀,小臂,胸口,后背,腹部,大腿,小腿。

    真正從上到下,從前到后,全身都是裝甲。

    怪不得他一直穿著蓑衣,原來,他身上還武裝著這些東西。

    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最強的兵器,最驕傲的發明。

    他身上眾多的箱子,就在剛才的瞬間只有雙臂上的兩個鐵盒展露了功能。

    右臂鐵箱,里面有三根鋼爪,是他進攻的利器。

    左臂鐵箱,里面有折疊的鋼盤,是他防御的盾牌。

    看臺上的兩萬觀眾立刻炸鍋了,激動的大聲議論起來。

    厲害,厲害啊!

    真的是人才,不,是天才啊!

    奇技/淫/巧還能這么玩?

    真正的高科技啊。

    北看臺的官老爺們密切的小聲交談。

    他們在研究,如果把這人招攬進軍隊,給他們的武士全都配上這么厲害的裝備,那戰斗力絕對會大大的提升一個水平。

    花獨秀兩眼冒光,驚訝道:“厲害,厲害了,毛兄真的是太牛了!”

    “不愧是我花獨秀欣賞的人啊!”

    話說回來,當初他們一起乘船渡海時,花獨秀可以確定,當時毛茅羽還沒發明出這種可穿戴的裝備。

    暴雨之后,沈利嘉的手下像拖死狗一樣拖毛茅羽時,他的蓑衣下面只有瘦骨嶙峋的**,還有殺手專用的黑色暗殺服,絕對沒有什么鐵盒子。

    也就是說,他這一身裝備是自碼頭那分開這一年來才搞出來的。

    哎呦我去,怪不得他對嘉嘉態度好多了,就連嘉嘉踢爆他箱子的大仇都能原諒。

    原來毛兄心里是感謝這個金主的啊,沒有嘉嘉的幾千兩科研經費投入,怕是毛兄也沒有今日的科研成果轉化。

    想到這,花獨秀大點其頭:不行,等我贏了錢,我也要給毛兄投資,這么好玩的裝備,我也要搞一套!

    對了,怎么越看毛毛蟲越像一個熟人?

    像誰來著?

    花獨秀右拳一擊左掌,想起來了!

    上次帶瑤瑤泡澡,安排的那位脫泥師(托尼老師……),簡直跟他長的一模一樣。

    哈,干脆你別叫宇毛毛了。

    你叫脫泥毛得了。

    且不說觀眾們反應,胡三刀都驚住了:

    “你,你這是搞什么名堂?”

    毛茅羽掰掉被震裂的鋼盤,輕輕丟在地上,又對著左臂的鐵盒左右按了按,嘴角浮現一抹笑容。

    他把斗笠微微壓低了下,低著頭,一手掐腰,一只腳踮著腳尖。

    非常帥。

    造型一百分。

    毛茅羽輕聲說:“你知道她叫什么嗎?”

    胡三刀皺眉:“她?誰?”

    毛茅羽指了指自己胸口,笑道:“她叫‘要你命四千’,是被你砍爆的‘要你命三千’的升級版本。”

    胡三刀:“……”

    毛茅羽說:“本來,我想靠她來打最后一場的,沒想到被你提前破去了我的蓑衣,讓她暴露了。”

    “不過沒關系,能殺掉你,用你的小命來慶祝她的誕生,也不算委屈。”

    胡三刀臉色越來越難看:“你很狂啊?”

    毛茅羽又拍了拍左臂的鐵盒,里面一陣異響,猛然又彈出一個小圓盤。

    雖然小圓盤比先前砍廢的那個小了一號,但是邊緣更加鋒利,甚至有一圈細密的齒牙。

    毛茅羽說:“我是個殺手,我好久沒殺人了,今天就拿你來開刀!”

    說罷,毛茅羽猛的一撥,左臂上的鋼盤迅速旋轉起來!

    他立刻用內力催動鋼盤,讓鋼盤旋轉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

    這是什么?

    這是鋼鋸啊!

    還會自動旋轉切割的鋼鋸!

    毛茅羽左手鋼鋸,右手鋼爪,猛然朝胡三刀沖了過去。

    比賽進入到一個新的環節。

    都以為今天的比賽要結束了,大家要趕緊退場去各家賭場兌現籌碼,誰知道局面又發生這般新變化。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夕陽已經西落,天氣炎熱,兩萬觀眾又渴有乏,但誰也沒有怨言,仍舊在津津有味興致盎然的觀看比賽。

    毛茅羽全身機甲一再突破觀眾們的想象,變著花樣的創造出新的攻防手段。

    胸口突然彈出一個拳套,小腹忽然射出梨花暴雨,小腿上甩出一圈鋼絲,肩膀上頂出一個犀牛角……

    真的是花樣百出,讓人防不勝防。

    胡三刀就是跟這么一個奇葩在戰斗。

    這個奇葩不僅僅是善于發明,善于創造,他本身的速度也極快,內力極強,境界也不低。

    機甲護體,可謂是如虎添翼。

    胡三刀絕望了。

    他甚至想問一句:哥哥,你穿著這么一身鐵疙瘩,不累嗎?

    不熱嗎?

    脫了行不行,脫了你就輕松自然又美麗,咱們再打好不好?

    毛茅羽全身都是機甲,這些機甲本就是由超級堅硬的黑鐵打制,再加上他內力外放灌注其上,胡三刀血刀砍上去都沒用。

    只能砍出一陣火花。

    毛茅羽全身機甲都展示的差不多了,但至今為止,他大腿上那兩個碩大的鐵盒子還從沒打開過。

    后背的鐵盒子也沒打開過。

    不知道里面藏著什么可怕武器。

    又是劇烈碰撞,毛茅羽抽身而退,雙腿立刻彎曲,兩手自然下垂。

    胡三刀眉頭一皺:“你又要干什么。”

    毛茅羽的面容被斗笠遮擋,沒錯,他現在仍舊帶著斗笠。

    胡三刀只能在帽檐那看到一個彎起的嘴角:“我要放大招了。”

    胡三刀一驚:“大招?你還有大招?好,你盡管放馬過來!”

    毛茅羽手指扭動,大腿兩側的鐵盒忽然雙雙打開,里面是滿滿的兩盒刀片。

    不,不是簡單的刀片。

    是菜刀造型的刀片,很寬,很短,后面還有個把。

    但是為了在鐵盒里多放幾把菜刀,這些刀片都做的很薄,而且沒有安裝木柄。

    毛茅羽說:“真正的藝術,要來源于生活,要服務于生活。”

    “接招吧,無敵菜刀雨!”

    毛茅羽快速抽刀,雙臂快速甩動,大腿外側鐵盒里的刀片被暴雨般迅速扔出!

    朝胡三刀腦袋扔去。

    不知道毛茅羽練了多少遍,大概是一萬遍,也可能是十萬遍。

    總之,他的動作太流利了,一看就是熟練工。

    而且不單單是速度超快,頻率超高,他扔出的每一刀都力道非常之大,甚至每一刀都有破空聲響,非常嚇人。

    你想啊,每一刀都有空氣炸裂聲響,幾十刀快速扔出,那是什么場面?

    你再想,如果這么多刀都朝著自己腦袋飛過來,那又是什么場面?

    刺不刺激?

    過不過癮?

    胡三刀面對的就是這種場面。

    他覺得一點都不刺激,不但不刺激,還挺嚇人。

    二人離得太近了,菜刀轉瞬即至,真的是比先前那些鋼針暗器還要快了許多。

    畢竟,射鋼針靠的是機括,而射菜刀靠的是毛茅羽渾厚的內力。

    胡三刀來不及避開,立刻提刀瘋狂左右揮砍,把飛來的鋼刀擊飛。

    一邊砍,一邊朝后退。

    他想把距離拉遠點,留出更多的反應時間,然后伺機跳開。

    離這個瘋子遠一點。

    那么,毛茅羽怎么辦?

    給他機會嗎?

    別開玩笑了,一個殺手,在使出殺招時,怎么能給對手活命的機會?

    胡三刀退一步,毛茅羽走一步。

    胡三刀穩步后退,毛茅羽穩步前進。

    當然,毛茅羽一動,出刀的速度和力道都受到影響,微微下降。

    同理,胡三刀倒退著擊打菜刀,他出刀的精準度也受到一點影響。

    又扯平了。

    地上已經散落了幾十把菜刀,毛茅羽一路走過去,他故意使勁跺腳,用內力震蕩地面,把菜刀彈了起來。

    而他大腿上的鐵盒,里面似乎有強力磁石,那些地面上散落又震起來的刀片……又吸回到了他的鐵盒里。

    真是日了狗了。

    胡三刀想哭啊。

    本來還打算著耗到你的刀片丟光,我再重新反殺。

    這家伙,你還玩動態發展,持續利用?

    早知道我就不退了。

    胡三刀立刻停住腳步,站在原地快速揮刀。

    小樣,等你丟光了刀片,我立刻就使出絕技砍你。

    絕對不再給你整什么新幺蛾子的機會!

    胡三刀站住了,毛茅羽呢?

    他還在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一步,地上的刀片就吸回來幾個。

    而且越走越近,他的菜刀對胡三刀的威脅就越大。

    距離近了,加速度更快,勢能更強,威力更大。

    胡三刀的壓力更大。

    他立刻大喊一聲,揮刀幅度陡然加大!

    你不是要撿起地上的刀片嗎?

    那我把它們打飛,打的遠遠的,一丈開外,我看你還怎么撿!

    果然,毛茅羽丟來的刀片被砸的飛出去老遠,基本沒可能再撿回來了。

    這么一來,我就可以繼續后退了啊?

    你來追我啊?

    再追一會兒,你就沒刀可丟了。

    毛茅羽絲毫不生氣,立刻肩膀一抖,輕輕撞了后背鐵盒一下。

    下一刻,后背鐵盒里數不清的刀片如雨點子般滑出,精準的朝大腿張開的鐵盒里落去……

    這才叫動態發展,這才叫持續利用。

    這才叫掌握核心科技,笑看風起云涌。

    胡三刀傻眼了:“我,我能問候你老母親嗎?”
锁子甲官网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完整版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 北京快3 四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安徽11选5走势图 股票查询中心 微信群斗牛房间链接 5分3D下载 大公开内部一码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25选7开奖 福建快3一定牛 极速赛车是不是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 微信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什么是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