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32、第 243 章

    自从黑风出现到现在, 他们已经在空间里待?#23435;?#20010;月时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黑风一直没有消?#35828;?#30165;迹, 它们遮天蔽日,笼罩着整个沙漠, 沙漠看起来就像被笼罩在无尽的黑暗?#36864;?#34384;的狂风之中,宛若末世。

    闻翘坐到他身边, 询问道:“夫君,外面现在如何了?”

    宁遇洲闻到她身上的草木清气,神色有些?#31168;? 听到她的话, 方才定了定神, 说道:“黑风已经退去不少,等它完全消失, 估计还需要一段时日。”

    这段时间, 宁遇洲忙碌之余,时不时会关注空间外的黑风的情况, ?#38405;?#40657;风的情况亦有了解。直到最近, 黑风才隐隐有消?#35828;?#30165;迹。

    只是现在黑风虽然退去不少,但对他们依然有威胁, 还是无法出去。

    闻翘听罢, 心知还不能离开空间,便没再关注, 注意力很快就落到宁遇洲手上的东西。

    宁遇洲手上拿着一张木牌,但那木牌散发的气息却极为不同,闻翘也说不清楚, 只是看着就?#19981;丁?br />
    “夫君,这是什么?”

    宁遇洲将木牌递过去,说道:“这是我用神音宝树的神木炼制的防御符牌,妖邪不侵。这是给你的,滴血?#29616;?#21518;,便不会遗失,遇到危险后,也能抵挡一二,减少伤害。”

    闻翘欣喜地接过,这符牌手只有婴儿的巴掌大,十分精巧,它的两面都刻有符纹,符纹的纹路和神木的纹路相结合,浑然一体,又精妙非常,颇引人注目。

    闻翘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在血滴入的瞬间,符牌上的气息瞬间一敛,整个符牌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毫不起眼,亦不会让人察觉到它的异常,非常适合用来扮猪吃老虎,不用担心被人察觉到它的存在后,来个杀人夺宝。

    “我在上面刻制了两种阵法,一种是保护阵,一种是敛息阵,需要时可以将它当成敛息符来用。”宁遇洲解释。

    闻翘爱不释手地把玩会儿,问道:“你做了几张?”

    宁遇洲笑道:“只做了两张,你一张,我一张。”

    闻翘见他取出另一张符牌,?#36864;?#25163;上的这张符牌明显就是一对,顿时高兴起来,赶紧催促他,“你也滴血?#29616;鰲!?br />
    宁遇洲含笑地滴血?#29616;鰨?#31526;牌的气息顿时变得毫不起眼。

    接着,闻翘取出千?#21051;?#30340;种子,催生一株千?#21051;伲?#28982;后取出几根暗红色的藤?#30475;?#25104;一条?#36214;?#30340;绳子,?#30452;?#20018;起两张符牌。暗红色的绳索,系着两张符牌,两者颜色相近,看着就像精致的手工?#25484;罰?#25140;着格外有气质。

    两张符牌系好绳索后,一张挂自己脖子上,一张挂在宁遇洲脖子。

    “这千?#21051;?#26159;我经历数?#26410;?#29983;后得到的,藤丝非常坚硬,用来系符牌刚好。?#34109;?#32728;拍着胸口的符牌,高高兴?#35828;?#35828;。

    宁遇洲眉眼蕴着笑意,看了一眼胸口上挂着的符牌,心里也生出几?#20013;?#21916;。

    他取出那截神木,说道:“炼制两张符牌用的神木并不多,我打算再做两串珠串,届时在木珠里刻上符文,效果应该和符牌差不多。”

    “很难吗??#34109;?#32728;询问,担心他太累了。

    “也不算难,就是要耗费些时间。”

    光是炼制这两张符牌,就用了三个月时间,可见这些东西实在不好炼制。也对,光是处理神木,需要的时间就不少,更不用说在上面刻下符文,颇?#26408;?#21147;。

    闻翘道:“反正我们现在也不急着要,?#24794;?#22826;累,要适时休息,记得也要找时间修炼啊。”

    宁遇洲:?#21834;?#25918;心,我省得。”

    闻翘却好担心地看着他,她家夫君做什么都很厉害,就是对修炼不太上心,?#30475;?#37117;要她催三催四才?#23567;?#25152;以,对他这种“我省得”的话,闻翘实在不太愿意相信。

    宁遇洲只好道:“我刚晋?#33258;?#31354;境不久,需要时间来巩固,炼丹炼器之类的事,其实也算是巩固的一种。”

    闻翘终于恍然大悟,虽然平时并不怎么见他修炼,但好像每当他说要修炼时,很快修为就提升,给?#35828;?#24863;觉随便得很,这她十分迷惑,总觉得他晋阶时,就像是儿戏一般。

    原来并非如此,是平时他炼丹、炼器时,也算是修行中的一种,?#26412;?#39564;和灵力积赞得差不多时,便能晋阶。这和那些以丹入道、以器入道的修炼者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没人能像他这般,随随?#24794;?#23601;晋阶,才会让人察觉不到。

    想到这里,闻翘愧疚地道:“原来是我误会你了。”

    并不是他?#24653;?#28860;,而是他的修行方式和寻常修炼者不太一样。

    宁遇洲笑道:“像我这样的修行方式,说起来也不算正确,你会误会也是正常的,是我以前没和你说清楚,让你担心。”

    闻翘摸摸胸口的符牌,瞅着他说:“那我以后不再催你修?#35835;耍俊?br />
    ?#21834;?#19981;,你还是催吧。”

    宁遇洲以前没告诉她,是因为享受她的催促,她整个人都围着自己转,那操心的模样挺窝心的。但若是她不催自己,感觉好像没什么动力,?#36864;?#28789;力积赞够了,也不想去晋阶。

    闻翘瞪大眼睛看他,那双清澈漂亮的黑眸里倒映着他的面容,让他清楚地看到那双眸子里的自己窘迫的模样。

    突然,闻翘拉起他的手,认真地保证:“夫君放心,我以后修炼时,?#19981;?#21483;上你的。”

    宁遇洲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探臂将面前认真保证的姑娘拉到怀里,紧紧地抱着,?#36335;?#22914;此才能发泄心中那种徒然的情丝和翻滚的情意。

    闻翘被他弄得有些脸红,然后也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他,将脸埋进他怀里。

    他身上有药香,也有符墨的墨香,两者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矛盾又矜贵的气息,正如宁遇洲此人给予世?#35828;?#21360;象,明明矜贵优雅,又雍容煦和。

    一时间,藤屋里情意绵绵。

    直到两只不会看人眼色的妖兽滚进来,见到依偎在一起的两人,?#21152;?#20123;莫名其妙,直接一个泰山压顶蹦过来。

    闻翘肩膀上多了两团毛球。

    宁遇洲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冷漠地道:“你们一个月的灵丹没有了。”

    闻滚滚和闻兔兔大惊失色,好端?#35828;模?#23425;哥哥为什么要?#19997;?#23427;们的灵丹?它们到底做错什么?

    宁哥哥怎么能如此狠心?

    宁哥哥没理会它们,冷酷无情地宣布过后,一手拎着一只,将它们丢出藤屋。

    ***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沙漠中的黑风方才渐渐消失。

    直到黑风完全消失后,沙漠再次?#25351;?#27491;常,依然是黄沙漫漫,日阳高照,炙热无?#21462;?br />
    他们重新回到沙漠,脚下便是那大陆传送阵。

    闻翘掐了几个风诀,将地上的黄沙卷起,重新露出被黄沙淹没的传送阵。

    宁遇洲查看传送阵的情况,“看来这沙漠里的黑风,针对的是沙漠上的东西,对沙漠下的传送阵倒是没什么影响。”

    闻翘心里松了口气,虽不知这传送阵为何会出现在这沙漠里,但也是一条退路,说不定以后他们还要?#31354;?#20256;送阵去其他大陆,自然不愿意它被毁掉的。

    如此,?#37096;?#20197;推测出,这沙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黑风,当黑风出现时,没有生灵能在沙漠里生存。

    闻翘道:“夫君,趁着黑风没来,我们赶紧走,看看这大陆是哪里。”

    虽说这大陆不是圣武大陆,但他们也要弄清楚他们这次来到什么地方,才好接下来的计划。反正他们有海?#36857;?#21482;要不太偏僻的大陆,海图上?#21152;?#35760;载,多待段日子也无妨。

    宁遇洲应一声,决定在传送阵周围再布下一个保护阵,方便他们以后回来继续使用这传送阵。

    等宁遇洲布好保护阵后,两人便跃上?#23665;#?#31163;开这里。

    四野黄沙漫漫,两人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好随便挑了个方向而?#23567;?br />
    宁遇洲取出一个司南,看了看司南上,确定这沙漠还是能辩别方向后,便将它收起来。

    他们现在所走的方向,是东边。

    在黄沙上飞?#37034;?#26085;时间,两人忍不住降落到地面上。

    闻翘取出一截石金蟒行藤,将它催生,在头顶竖起一片绿荫,遮挡住天上的烈日后,便取出水,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瓶。

    喝完水后,她看向宁遇洲,发现他也是满脸大汗,喉咙生出渴意,正在?#20154;?br />
    再看两只毛茸茸,?#21152;?#20123;恹恹的,身上的毛?#36335;?#37117;在散发着可怕的热量,显然在这炙热沙漠上行走,对两只浑身长毛的生物实在不友好。

    闻翘用玉碗倒了两碗水,两只妖兽赶紧扑过起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喝完水后,它们方才精神一些。

    闻翘?#20102;?#36947;:“夫君,这沙漠不太正常。”

    “确实。”宁遇洲眯眼看着前方的沙丘,思索着说,“这里的气温高得不正常,对修炼者有影响。”

    修炼者适应环境的能力非常强,寒暑不侵,很少会受环境影响。可在这沙漠,却很容?#23376;?#21709;他们,不仅酷热难熬,也让他们的身体本能地产生渴了、饿?#35828;?#38656;求。

    既然知道这沙漠不正常,闻翘便想赶紧离开,不然两只毛茸茸真要脱水成兽干了。

    闻翘还特地问它们:“你们要不要进空间里待着?”

    两只毛茸茸非常肯定地摇头,虽然躲进空间里很好,但空间里有阴阳泉、没有小苗苗,待在里面实在太无?#27169;?#36824;不如和小苗苗一起待在外面熬着。

    见它们不肯进去,闻翘也没勉强,让它们多喝点水,便继续出发。

    直到傍晚时分,沙漠的高温方才降低一些。

    闻翘原本决定继续?#19979;?#30340;,但随着夜晚降临,气温一点一?#24794;?#20302;,实在冻得?#24653;校?#20182;们只好停下来,赶紧寻了个背风的沙丘,开始扎营过夜。

    刚将帐篷支起,闻翘就发现沙漠已经结冰了。

    原本细腻的黄沙变成一坨坨冰?#24120;?#19968;眼望过去,平滑的冰面,散发幽幽的霜气,冷得人直打哆嗦。

    闻翘催生出一截石金蟒行藤,发现刚催生的石金蟒行藤很快也结冰,变得十分坚硬。

    幸好宁遇洲已提前布下防御阵,没有石金蟒行藤也没什么。

    闻翘赶紧钻进帐篷里,一把将两只团在一起的毛茸茸抱到怀里取暖,颤着声音说:“夫君,外面竟然结冰了。”

    宁遇洲已经感觉到气温骤然下?#25285;?#35265;她冻得小脸青白,赶紧将她拉到怀里,顺手将那两只窝在她怀里的毛球丢到一边。

    帐篷里有恒温阵,他的身体?#25165;?#34701;融的,一会儿后,闻翘终于感觉没那么冷了。

    但她仍是没起来,而是借机赖在他怀里。

    “?#20272;?#21527;?”宁遇洲抱着她,用?#36335;?#22806;套将她拢在怀里。

    闻翘张嘴就说:“还是有点冷。”

    于是宁遇洲继续抱着她,等丹炉里的汤熬好后,便倒出来,?#35828;?#22905;面?#21834;?br />
    闻翘到底没好意思赖在他怀里让他喂,只好爬起来,自己拿着汤匙?#24525;潰?#39034;便和他聊这沙漠的异常。他们以前在流动沙漠行走时,虽然流动沙漠的日夜温差也大,但没有这沙漠的变态,显然?#36864;?#29616;在夜里没有那黑风,这沙漠也算不得安全。

    喝完汤后,闻翘浑身都暖洋洋的。

    闻兔兔和闻滚滚爬到她身上,闻翘顺势抱着它们,捏着它们的爪子,说道:“这沙漠的气温太不友好,你们可要小心了。”

    ?#36864;?#26377;毛,也挡不住这里的寒意。

    两只毛茸茸表示,如果闻姐姐真的很冷,它们可以给她暖被窝。

    幸好宁遇洲听不懂它们的话,否则又要?#19997;?#23427;们一年的灵丹,并且不准它们再和闻翘玩。

    ***

    夜色渐深。

    天空中挂着一轮浅浅的弯月,苍白的月色洒在结冰的沙漠上,整个世界安静无声,渗着一种森寒的气息。

    咯啦咯啦!

    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在安静的沙漠响起,结冰的冰面渐渐地出现蛛网般的裂痕。

    冰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大,终于一个光滑扁平的脑袋钻出冰面。

    不久后,无数的冰面裂开,爬出一只又一只多足生物,它们顶着一身碎冰,拖着硕大的身体,并不惧周围的寒意,在冰面上爬?#23567;?br />
    很快地,它们围住伫立在沙漠上的一顶小帐篷。

    帐篷旁还有一坨被冻?#26432;?#22359;的植物,?#29615;?#21033;的螯足挥开,刷拉拉地倒了一地,然后被其他的多足生物一拥而上,口器扎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啃食起来。

    就在其他多足生物将要扑向帐篷时,帐篷竖起土黄色的蛋壳,将那帐篷保护起来。

    那些多足生物的口器扎到土蛋壳上,直接崩断了。

    作者有话要说:  8月30日第一更

    ?#34892;?#20026;我投出霸王?#34987;?#28748;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34892;?#25237;出[地雷]的小天使:22666002、fang芳芳 2个?#24653;?#28982;之亚伦德、云之来兮、murasaki、過客、35213380、感觉寄?#22909;让?#21714;、乐多? 1个;

    ?#34892;还?#28297;[营养液]的小天使:

    ?#21512;那?#20908;的风花雪月夜 110瓶;是今不是令、白日梦 50瓶?#35805;?#23433;妈、梦幻?#31995;鸰小琼15、偏爱豆豆 40瓶;妍曦、坐在墙?#36820;?#39118;来cium、珠珠、那时阑珊、mimi 30瓶;凰歌、仕仕、2姑娘、藏在书?#23567;?#25042;猫、ninali、缓致、tracy_zhong 20瓶?#24674;?#21553;吱~、什么名字 15瓶;温蓝、一执一念、然然、veeky、小说入迷者、bear、看文的小草、忧忧boss、xiao小、小萝花花、joy、夜白九九、修仙使人头秃、鱼尺攸、喵喵喵酱、vampire-蔡、吾爱二哥哥、薄荷味的西瓜糖、小小鸟、风墨隐、行知、26323139、黎璃88、mming、橘子橙子柚子 10瓶;彤彤儿 6瓶?#29615;?#39536;电澈妈、?#21990;?#19981;营养、璇毓、引擎、yay的小楼、yukina、东篱昙梦、感觉寄?#22909;让?#21714; 5瓶?#40644;?#33832;蛮 3瓶;?#35010;?#32650;琳、linda、六瓣、仙人球啤?#21860;?#32654;人宝贝、cloris 2瓶;jayne、何所夏凉、小瓜瓜、令尹、agan、若兮、我是真滴帅、?#21860;?#38472;三岁、微微紫菂、36108119、立早的那个敏、23461934、念念之声、清扎、晓巧、等到花儿都谢了、雪宝宝、蒾雾 1瓶;

    非常?#34892;?#22823;家对我的支持,?#19968;?#32487;续努力的!
锁子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