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4、104

    不光云哲望吃驚,他的隊友更是震驚。(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奧冠戰士不講道理, 不開玩笑, 除非沒有過節或是跪地求饒以示服從, 他們對競爭者就只有殺之一途。何況是以殺出名的戰神星淵, 見他如見死神, 誰敢想死神的鐮刀不僅沒有落下, 還開口叫隊長哥哥?

    眾人驚疑不定,可也不敢奢望是不用死了。

    畢竟, 奧冠王冰冷殘酷的微笑仍停在唇畔,這一聲哥哥, 更像是沒有感情的挑釁。

    戰神星淵的首次對外“親切微笑”,殞落。

    “你在叫我?”云哲望皺眉不解, 這兩個字總會讓他聯想到云澈希,代表著最溫暖柔軟的意象,而不該由奧冠王說出來:“我和你沒有親戚關系。”

    他的聲音隱含薄怒。

    “當然,”

    奧冠王神色冷淡, 王族沒有兄弟姐妹, 手足情于他而言是難以理解的事物。他解釋道:“我計劃向云澈希求婚, 正式與他結成伴侶, 按照藍星習俗,該叫你一聲哥哥。”

    …………

    焦灼的空氣彷佛凝固了一般的死寂沉默。

    奧冠王親自道出緣由,藍星小隊恍然,這才敢相信對方真是本著好意。既然有親戚關系,還尊重藍星習俗, 看來隊長弟弟在奧冠星非常受寵啊!可以不用死了,林棟松口氣,蘇政卻像意識到了什么一樣,抬手欲按住隊長——

    可惜,已經來不及。

    “求婚?”

    反應過來這句哥哥含義的云哲望勃然大怒,星核暴震,瞇起眼睛狠狠盯住奧冠王。誠然,他明白眼前人遠比自己強大,可是對幼弟的擔憂瞬間壓過了對死亡的恐懼,他不敢置信:“澈希才20歲,他還是個小孩,你們接吻是既定事實,他也和我說過同意。可是陛下你作為這段關系里的強勢方,更應該愛護他,珍惜他——怎么能做出這種事!?”

    云哲望痛心疾首。

    一番指責蓋下來,蓋得星淵發懵。

    奧冠王何等尊貴?別說是當面批評了,背地里也就私下嘴上說說,萬一被哪個出沒在外的奧冠戰士聽見,少不免當場血戰。監視著現場的艦隊蠢蠢欲動,很想將之視為對王族的挑釁將其肅清,陛下卻遲遲沒發來動手的命令。

    星淵倒不生氣,他能察覺出對方沒有惡意。

    如果云澈希之前沒有跟哥哥坦白自己對奧冠王的喜歡,恐怕哥哥此刻就算是雞蛋撞高墻也要跟他拼命,如今既然是弟弟喜歡的人,云哲望只希望星淵可以好好待他。

    “我……”遲鈍的奧冠王慢聲問:“做什么了?”

    他的語氣已經很和緩,但對正常的外交語言來說,還是太冷酷,太不近人情。將疑問說得像反唇相譏,把真誠關懷變成威脅,總能搞砸一切需要和外人溝通的事。

    云哲望指責的點在于,他對王妃不夠好。

    星淵沒耐心,惟獨在“如何對云澈希更好”這件事上,耐性稍長。

    云哲望的態度是尊重的,言辭卻很嚴肅:“他還沒去過學院就被你帶回去奧冠星,他在本應和同齡人一起接受教育的年齡與你相知相愛,既然他說喜歡你,那我尊重他的想法,可是陛下是把他當成可以隨意戲弄的玩物,還是彼此扶持的愛人?”

    看見隊長對奧冠王疾言厲色,隊友的心臟嚇得快停跳了。

    可是他們都知道弟弟對隊長的重要性,又想到本就為人所魚肉,他們身為皇家騎士團成員,該以生命守衛國家尊嚴,絕不能做出跪地求饒的事來。眾人息了那點心思,充當背景板,活著血賺,死了不虧。

    而此時,奧冠王他……

    相知相愛?

    王妃說喜歡他?

    王妃居然偷偷跟哥哥說喜歡他?

    這口糖甜得星淵脾氣盡消,打從心底泛起甜意,由于想到王妃的事,他的冷臉總算向著“和顏悅色”靠攏,看得下屬們甚是奇怪,脾氣差勁透頂的陛下怎么越被批評越高興?

    星淵:“當然是愛人。”

    奧冠王斬釘截鐵的態度,讓云哲望憤怒到顫抖的星核趨向安穩。

    星淵:“求婚的事我不會退讓,他是我想共度一生的人,我無法忍受他不屬于我。但是你認為怎么樣才算是對他好?我會盡管滿足。”

    “我想想。”

    這是個很重要的議題,云哲望皺眉沉思。

    談話的背景,是焦灼荒蕪的土地,是不時吐出焰息的火山口,旁邊癱著噬星獸的巨型尸體,天上黑壓壓地懸著奧冠艦隊,地下七個瑟瑟發抖的藍星人。

    而這兩人,就著如何寵愛云澈希的問題討論起來了。”

    云哲望:“如果陛下能拿出相對的誠意來,我不反對你們的婚事。”

    藍星貴族普通很早就訂婚,原本兩兄弟遲遲沒訂婚就是因為和藍鷹皇子一起長大,有那么丁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才拖著。雖然云哲望很不愿意,總覺得弟弟還是個小孩子,可貴族之間就是那么回事。

    云哲望僅存的理智提醒著他——

    他要做的是為弟弟爭取更多幸福,而不是以一股可笑的嫉妒心搞破壞。

    云哲望:“澈希自小在家人的寵愛下長大,爸媽很思念他,我聽聞奧冠星的王族親子并不密切,和藍星完全相反,希望陛下可以理解澈希的想法,允許他自由回家探望。”

    星淵緊皺眉頭,他明白這個要求,更想將王妃的家人接來,可是奧冠主星的規矩是外人有來無回:“我會提供來回交通工具,必須由我的人全程保護。奧冠的敵人太多,我沒有弱點,仇視我的人也許會向王妃下手。”

    他捧在心尖尖上呵護的珍寶,恨不得攏在翼下親自護送。

    云哲望頷首,他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那個……”

    副隊長蘇政鼓起莫大的勇氣,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星淵的視線掃過來,明明沒有使勁,更沒有刻意威嚇,竭力撐了許久的蘇政終是忍不住雙腿直打顫,面對更強大的高等生物,下意識地想要下跪匍匐在地。他咽了咽口水,極艱難地往外吐字:“請問可以換個地方說話嗎?我的隊友快撐不住了。”

    云哲望的實力是藍星里的超一線,蘇政次之,其余隊員也是藍星人之中的精英。

    可惜……

    長期待在遠超常理的威壓下,眾人臉上流汗流得快脫水了,面如金紙,恐懼得胃也一抽一抽的。戰士需要通過策略合作來迎接比自己強大的敵人,這個小隊愿意前來討伐噬星獸,已經證明他們克服了有去無回的恐懼。

    就連噬星獸也不能給予他們這么大的鎮壓。

    “你的隊友受傷了?”

    星淵彷佛這才注意到現場還有多出來的幾只蟻能螻,命令主艦下放懸浮車來接人。眾人也不敢解釋“是您太嚇人了”。到達寬敞的艦艙外,如死魚一樣被抬去做完身體檢查后,才得出了受到嚴重驚嚇的答復。

    醫生很遺憾:“又沒有開刀機會了,難得有傷口不會自己愈合的病人呢。”

    云奧冠戰艦的內部非常簡潔,沒有提升舒適度的多余裝潢,惟一能保持正常對話的云哲望被請到會客室里。普通星球的會客室該有個小沙發會議桌,放幾個花瓶點綴,柔和氣圍,可是奧冠艦的會客室里只有清一色的黑,同色會議桌與座位幾乎要融入背景,外交官若是有幸上船,恐怕在感到好好談事的誠意之前,就感受到了坐牢拷問的氣氛。

    云哲望率先打開話匣子:“最近很不太平,陛下挑這個時間求婚,是想改變一下氣氛嗎?”

    當社會動蕩不安時,搞點舉個歡慶的喜事來調動民眾情緒是很正常的操作,可是云哲望不希望弟弟的人生大事只是被順水推舟的利用。

    奧冠王轉頭問站得筆挺的參謀長:“最近很不太平?”

    參謀長:“對別的星球來說是。”

    奧冠王恍然:“我向澈希求婚,只是因為我想盡快將他定下來。沒有別的原因影響,哥哥。”

    ……

    澈希。

    哥哥。

    這兩個詞兒,一腳一腳的往云哲望心窩子踹。

    忍住,叫澈希是合理的。

    “不要叫我哥哥。就算你們結婚了,也不該這么叫我,”云哲望原想提出大舅之類的稱呼,可是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抗拒感更盛,于是他盡量不表現出反感,含蓄提示:“叫我云哲望就好。”

    奧冠王:“太生疏了。”

    雖然對王妃哥哥沒有興趣,可是根據參謀長給的資料,和“娘家人”打好關系,會大大減低伴侶對婚姻的恐懼感,也能讓為求婚打好群眾基礎。

    云哲望:“……你可以叫我阿望。”

    一點也不想被這么叫的自暴自棄。

    奧冠王:“阿望。”

    一板一眼得彷佛在說“人類”的冷淡。

    兩人對視片刻,兩相看厭。

    考慮到單獨對話時的冷場,暗中和醫療組溝通好的參謀長得到陛下同意后,傳召眾隊員進來坐下陪聊,讓氣氛更活躍。奧冠王自不在意有多少人旁聽,反倒起了些許炫耀欲,他道:“叫你們進來,是想讓你們看個東西。”

    立體投影上,瞬間出現了滿滿一墻壁的飛船機甲,以及各種中型殺傷力的爆炸品,看得在座均是一悚。難道,奧冠星又打算有什么大動作?曾經想過聯盟合力可以牽制奧冠星,可是真正直面過這比任何星獸更強大的王者之后,他們不敢那么自信了。

    何況,將軍備這樣大張旗鼓地給他們看……

    是想讓他們回去散播恐懼,還是根本不打算放他們走?

    死人,才是最可靠的守密人。

    想到這里,冷汗爬滿了眾人的背。

    作者有話要說:  上一章被哈哈哈哈哈了大概快200條??

    其實我在寫正劇部份的內容!很嚴肅的!
锁子甲官网
篮球比分显示系统 上海11选5分析软件 股票投资分析论文 网上赚钱的项目 山西快乐十分电视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东京快乐8开奖 刘伯温四肖八码期期准选一肖 重庆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查询 钻石帝国 选四开奖结果 上海 查询 网游试玩赚钱平台 手机麻将卖挂的可靠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 大家乐湖北麻将换三张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