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92、所謂無華

    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余黃鶴樓。(m.k6uk.com手機閱讀)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云千載空悠悠。

    懷柏再次登上孤山時,忽地想到這首詩。眼前云山霧罩, 松濤如浪。

    風聲沙沙響,她撫著額頭, 明明方才還在西土飲酒, 為何突然到了此處,是醉了嗎?

    “過年啦, 你們快點!”

    少年在山間幾個縱躍, 靈巧得像一只山獸,躍到樹枝上,忍不住回頭喊道。

    溪流潺潺,幾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牽著手, 嘰嘰喳喳地說:“師兄, 我要穿新裙子!”

    “我要漂亮首飾!”

    ……

    小小懷柏拍手:“糖葫蘆!糖葫蘆!”

    他們的身影隨著流水,消隱去云嵐中。

    懷柏目送他們離去, 嘴角微揚, 似悲似喜,循著山道,一路往上。

    過往的回憶一幕幕從眼前掠過,如飛鴻踏雪泥,只留下一兩行指印,而那些鴻鵠,早不知飛往何方。

    噼里啪啦的洗牌聲從山頂傳來, 喚醒她傷懷的思緒。

    懷柏愣了下,快步走過去,然后目瞪口呆——

    老松冠蓋如云,郁郁蔥蔥,松下,丁風華把牌一攤,“嘿,我贏了!”

    容長燭扶額,“你是不是使詐?”

    丁風華眼睛一瞪,“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質疑我的牌技!”

    寧宵似乎有所察覺,往這邊望來,“小柏?”

    懷柏嘴角抽搐,“你們還……挺熱鬧的。”

    三個死鬼湊一桌,白瞎了她頭上白掉的頭發。

    丁風華聳肩:“過年嘛,太無聊了,你怎么來了?神魂出竅?”

    懷柏頷首,“喝醉了,”她笑了一下,“平日你們也不入我的夢來。”

    丁風華問:“入你夢干嘛?我又不是你情郎。嘖,”他被自己惡心到了,露出嫌棄表情,“要入夢,我也是去找我家裂缺。”

    懷柏坐在石上,“三缺一?打幾把嗎?”

    丁風華搖頭,“你運氣那么好!還帶著錦鯉。”

    容長燭并非孤山之人,好奇地問:“錦鯉是什么?”

    丁風華:“不是什么,是一條魚,彩色的。”

    容長燭恍然大悟:“是那種很漂亮的彩色的魚?”

    丁風華陷入沉思:“它不是漂不漂亮的問題,它真的是那種,很少見的那種,可以讓人運氣變好的魚。”

    寧宵與懷柏對視一笑,“小柏,過來一下。”

    身后,丁風華仍拉著容長燭,絮絮叨叨說著以前的經歷——“那天我剛從北域極寒之地拿到一塊磨劍的隕石,小柏就突然找到我,她夸我牌技好,試問孤山誰不知道?然后她和我打牌,把把都是開場贏你知道嗎?開場贏!摸到牌她就贏了!……”

    石崖料峭,雪落孤山,仙鶴在白茫茫的霧中飛舞。

    寧宵神情溫和如舊,“許久不見,你長大了很多……小柏,你眼圈紅了。”

    懷柏忍住眼中淚水,“師兄,我很想念你們。”

    寧宵笑道:“總歸是能見面的,無華還好嗎?”

    懷柏點頭,抬起手,掌中靈光閃爍,出現一條平平無奇的錦鯉。

    錦鯉在空中游動,咕嚕咕嚕吐著泡泡,跟尋常魚兒沒什么差別。

    寧宵早知無華被她丟在水塘里當鯉魚養,但看到好好神獸變成這幅樣子,心中還是忍不住嘆口氣。

    無華沒有形體,可變萬物,乘天地氣運而生,孤山里的那些鯉魚跟它混養在一起,沾染上一兩分難得的氣運。所以才會有守閑峰錦鯉轉運的傳說。

    “無華與非攻皆非征伐之物,”寧宵道:“日后會有用的。”

    懷柏逗弄著錦鯉,“我知道。”非攻是守城之具,支撐佛門結界;至于無華,氣運本是玄而又玄的東西,說不定那次五子棋也多虧了它。

    寧宵望著孤山縹緲的云煙,欣慰笑道:“你已經能夠支撐起仙門了,不負師尊那日的希冀。”

    懷柏眼角微濕,低聲問:“師兄,你們為何不入輪回呢?”

    寧宵:“先前總有些不放心,不過這次見你,總算能夠安下心了。希望你我來日相見,這山河人間,會是一番盛世之景。”

    天寒地凍,北風呼嘯,雪花飄零。

    千樹萬樹掛著晶瑩冰棱,像一夜滿山梨花開放。常年帶翠的山頂已被雪掩埋,遠遠望去,猶如白頭。

    比起從前,這個冬天,確實太久,也太冷了。

    可懷柏閉上眼睛時,卻聽到了白雪下,草木新生的聲音。

    “師兄,你在干嘛?”

    寧宵伸手摸了摸無華的背脊,“手氣太差了,轉轉運。”

    懷柏:“……”

    ……

    “師尊?”

    “小柏、小柏。”

    “仙長?”

    懷柏抱著酒壇迷迷糊糊醒來,“恩?”

    爐灶里火燒得正旺,小飯館里暖乎乎的,燈火閃爍,壁上影子搖搖晃晃。

    眾人觥籌交錯,仍宴飲不休。

    明英好奇問道:“你做了什么夢,這么開心?”

    懷柏勾唇,雪白的臉上飛上緋紅云霞,“好夢。”

    佩玉在桌下,偷偷勾住了她的手,“師尊,已經過了除夕,我們回去休息吧。”

    懷柏拉著她,“好,我跟你慢慢說我的那個夢。”

    新一年新氣象,還未過正月,就已有不少陵陽從前的下屬前來投靠。

    洞庭君暴戾弒殺,日漸瘋狂,除卻那些心中只有殺戮的怪物還聽她差遣,其他魔物早有了不滿與叛逃之心。初時仙門之人不肯接納這些魔物,但在懷柏等人的勸說下,終于給了它們一處庇身之所。

    冬去春來,白雪消融,萬物復蘇。

    仙魔人妖四族整裝待發,分為上中下三路,開始反擊。佩玉與懷柏率中路,刀劍合璧,一路勢如破竹,一直打到孤山附近。

    碧水隨天而去,一望無際,青山猶如玉簪螺髻,亭亭立在水上。

    佩玉乘一葉小舟,白衣渡江,船頭忽然一重,如鏡的水面泛起圈圈漣漪。

    她欣喜地轉頭,“師尊!”

    懷柏解下身上戰甲,走到她身邊,一齊望著遠方青山,“要到孤山了。”

    佩玉點頭,擔心懷柏傷懷,偷偷瞥了她一眼,牽住了她。

    懷柏凝視著遠方,青衣翻飛,飄然若仙。

    夕陽西下,江面粼粼,頭頂一道道靈光飛過,仙人衣袂飄飛,甲光向日,金鱗閃爍。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唯有這青山依舊在,夕陽幾度紅。

    佩玉自身后環住懷柏,頭抵在她的肩上。

    懷柏道:“等天下安定,我們就在這里釣魚喝酒,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佩玉微微笑了,“恩。”

    作者有話要說:  卡結局卡得太厲害了…

    對不起!

    最遲下周四完結啦,能不能求一下預收《回到反派少年時》,本來不想再寫古代的,可是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之前預收改了好幾次,這次終于下決心了qaq求不嫌棄。

    下本書是這本書發生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不同的故事,世界觀也會有一些變動,是一個低魔的世界,主要講的人族。嗯,番外寫霽月和漫漫的時候,會稍微提及一點下本的世界觀的,希望大家會喜歡。
锁子甲官网
北京小赛车开奖图 熊猫麻将 31选7复式中奖计算器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欢乐捕鱼破解内购版 星悦福建麻将hd苹果 10分11选5-正版APP下载 贵州捉鸡麻将 信誉比较好的打鱼平台 闲来广东麻将* 福建11选5怎么玩会挣钱? 江苏11选5遗漏 188篮球比分直播|直播吧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打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辽宁快乐12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