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92、所谓无华

    昔人已乘黄鹤去, ?#35828;?#31354;余黄鹤楼。(m.k6uk.com手机阅读)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怀柏再次登上孤山时,忽地想到这首诗。眼前云山雾罩, 松涛如浪。

    风声沙沙响,她抚着额头, 明明方才还在西土饮酒, 为何突然到了此处,是醉了吗?

    “过年啦, 你们快点!”

    少年在山间几个纵跃, 灵巧得像一只山兽,跃到树枝上,忍不住回头喊道。

    溪流潺潺,几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牵着手, 叽叽喳喳地说:“师兄, 我要穿新裙子!”

    “我要漂亮首饰!”

    ……

    小小怀柏拍手:“糖葫芦!糖葫芦!”

    他们的身影随着流水,消隐去云岚?#23567;?br />
    怀柏目送他们离去, 嘴角微扬, 似悲似喜,循着山道,一路往上。

    过往的回忆一幕幕从眼前掠过,如飞鸿踏雪泥,只留下一两?#20804;?#21360;,而那些鸿鹄,早不知飞往何方。

    噼里啪啦的洗牌声从山顶传来, 唤醒她伤怀的思绪。

    怀柏?#35835;?#19979;,快步走过去,然后目瞪口呆——

    老松冠盖如云,郁郁葱葱,?#19978;攏?#19969;风华把牌一摊,“嘿,我赢了!”

    容长烛扶额,“你是不是使诈?”

    丁风华眼睛一瞪,“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质疑我的牌技!”

    宁宵似乎有所察觉,往这边望来,“小柏?”

    怀柏嘴角抽搐,“你们还……挺热闹的。”

    三个死鬼凑一桌,白瞎了她头上白掉的头发。

    丁风华耸肩:“过年嘛,太无聊了,你怎么来了?#21487;?#39746;出窍?”

    怀柏颔首,“喝醉了,”她笑了一下,“平日你们也不入我的梦来。”

    丁风华问:“入你梦干嘛?我又不是你情郎。啧,”他被自己恶心到了,露出?#24736;?#34920;情,“要入梦,我也是去找我家裂缺。”

    怀柏坐在石上,“三缺一?#30475;?#20960;把吗?”

    丁风华摇头,“你?#20284;?#37027;么好!还带着锦鲤。”

    容长烛并非孤山之人,好奇地问:“锦鲤是什么?”

    丁风华:“不是什么,是一条鱼,彩色的。”

    容长烛恍然大悟:“是那种很漂亮的彩色的鱼?”

    丁风华陷入?#20102;跡骸?#23427;不是漂?#40644;?#20142;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可以让人?#20284;?#21464;好的鱼。”

    宁宵与怀柏对视一笑,“小柏,过来一下。”

    身后,丁风华仍拉着容长烛,絮絮叨叨说着以前的经历——“那天我刚从北域极寒之地拿到一块磨剑的陨石,小柏就突然找到我,她夸我牌技好,试问孤山谁不知道?然后她和我打牌,把把都是开场赢你知道吗?开场赢!摸到牌她就赢了!……”

    石崖料峭,雪落孤山,仙鹤在白茫茫的雾中飞舞。

    宁宵神情温和如旧,“许久不见,你长大了很多……小柏,你眼圈红了。”

    怀柏忍住眼中泪水,“师兄,我很想念你们。”

    宁宵笑道:?#30333;?#24402;是能见面的,无华还好吗?”

    怀柏点头,抬起手,掌中灵光?#20102;福?#20986;现一条平平无奇的锦鲤。

    锦鲤在空中游动,咕噜咕噜吐着泡泡,跟寻常?#24867;?#27809;什么差别。

    宁宵早知无华被她丢在水塘里当鲤鱼养,但看到好好神兽变成这幅样子,心中还是忍不住叹口气。

    无华没?#34892;?#20307;,可变万物,乘天地气运而生,孤山里的那些鲤鱼跟它混养在一起,沾染上一两分难得的气运。所以才会有守闲峰锦鲤转?#35828;?#20256;说。

    “无华与非攻皆非征伐之物,”宁宵道:“日后会有用的。”

    怀柏逗弄着锦鲤,“我知道。”非攻是守城之具,支撑佛门结界;至于无华,气运本是玄而又玄的东西,说不定那次五?#24736;?#20063;多亏了它。

    宁宵望着孤山缥缈的云烟,欣慰笑道:“你已经能够支?#29260;?#20185;门了,不负师尊那日的希冀。”

    怀柏眼角微湿,低声问:“师兄,你们为何不入轮回呢?”

    宁宵:“先?#30333;苡行┎环?#24515;,不过这次见你,总算能够安下心了。希望你我来日相见,这山河人间,会是一番盛世之景。”

    天寒地?#24120;?#21271;风呼啸,雪花飘零。

    千树万树挂着晶莹冰棱,像一夜满山梨花开放。常年带翠的山顶已被雪掩埋,?#23545;?#26395;去,犹如白头。

    比起从前,这个冬天,确实太?#33579;?#20063;太冷了。

    可怀柏闭上眼睛时,却听到了白雪下,草木新生的声音。

    “师兄,你在干嘛?”

    宁宵伸手摸了摸无华的背脊,“手气太差了,转转运。”

    怀柏:“……”

    ……

    “师尊?”

    “小柏、小柏。”

    “?#27801;ぃ俊?br />
    怀柏抱着酒坛迷迷糊糊醒来,“恩?”

    炉灶里火烧得正旺,小饭馆里暖乎乎的,灯火?#20102;福?#22721;上?#30333;?#25671;摇晃晃。

    众人觥筹交错,仍宴饮不休。

    明英好奇问道:“你做了什么梦,这么开心?”

    怀柏勾?#21073;?#38634;白的脸上飞上绯红云霞,“好梦。”

    佩玉在桌下,?#20302;?#21246;住了她的手,“师尊,已经过了除夕,我们回去休息吧。”

    怀柏拉着她,“好,我跟你慢慢说我的那个梦。”

    新一年新气象,还未过正月,就已有不少陵阳从前的下属前来投靠。

    洞庭君暴戾弑杀,日渐疯狂,除却那些心中只有杀戮的怪物还听她差遣,其他魔物早有了不满与?#28895;又?#24515;。初时仙门之人不肯接纳这些魔物,但在怀柏?#28909;说?#21149;说下,终于给了它们一处庇身之所。

    冬去春来,白雪消融,万物?#27492;鍘?br />
    仙魔人妖四族整装待发,分为上中下三路,开始反击。佩玉与怀柏?#25163;新罰?#20992;剑合璧,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孤山附近。

    碧水随天而去,一望无际,青山犹如玉簪螺髻,亭亭立在水上。

    佩玉乘一叶小舟,白?#38706;山?#33337;头忽然一重,如镜的水面泛起圈圈涟漪。

    她欣喜地转头,“师尊!”

    怀柏解下身上战甲,走到她身边,一齐望着远方青山,“要到孤山了。”

    佩玉点头,担心怀柏伤?#24120;低灯?#20102;她一眼,牵住了她。

    怀柏凝视着远方,青?#36335;?#39134;,飘然若仙。

    夕阳西下,江面粼粼,头顶一道道灵光飞过,仙人?#22475;?#39128;飞,甲光向日,金鳞?#20102;浮?br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36291;?#33521;雄。唯有这青山依旧在,夕阳几度红。

    佩玉自身后环住怀柏,?#36820;?#22312;她的肩上。

    怀柏道:“?#24525;?#19979;安定,我们就在这里钓鱼喝酒,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佩玉微微笑了,“恩。”

    作者有话要说:  卡结局卡得太厉害了…

    对?#40644;穡?br />
    最迟下周四完结啦,能不能求一下预收《回到反派少年时》,本来不想再写古代的,可是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之前预收改了好?#22797;危?#36825;次终于下决心了qaq求不?#24736;?br />
    下本书是这本书发生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不同的?#36866;攏?#19990;界观?#19981;?#26377;一些变动,是一个低魔的世界,主要讲的人族。嗯,番外写霁月和漫漫的时候,会稍微提及一点下本的世界观的,希望大?#19968;嵯不丁?/div> 锁子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