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6、第八十六章

    霍云岚闻言, 立刻道:?#20843;章? 你去安排人?#35328;?#23376;准备好, 尤其是嫂嫂住的那间, 布置的妥帖些, 莫要进风。(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苏婆子应了一声。

    她伺候过房氏和霍云岚的月子,自然知道这女子生产之后尤其要注意, 如今算着日子, 卓氏早已出了月子, 只是到?#33258;?#20135;,哪怕恢复好了也要多多注意才是。

    霍云岚则是瞧?#23435;?#20020;一眼,问道:“你明日可有空闲?”

    魏临点?#35828;?#22836;, 明日虽不是他的休沐, 不过楚王把他留在宫中两日, 便专门给他留了一天的假期休整。

    霍云岚便对着苏婆子接着道:“明天早上套好马车,我和将军一起去迎爹娘兄嫂。”

    “是。”

    待苏婆子离开,魏临便拉着霍云岚重新坐下, 而后拿起了扇子, 一面帮她扇去发间残留水气一面道:“你在家留着便是,我去接就好。”

    霍云岚笑了笑, 道:“一起去吧,我念着娘亲念得紧, 也想早点见到,在家里可是待不住的。”

    魏临也弯起嘴角,微微点头。

    这时候霍云岚伸手去拿润发用的香泽, 魏临却?#20154;?#24555;了一步,拿过了瓶子,道:“我给表妹擦吧。”

    霍云岚?#21644;?#30475;他:“当真?这个擦起来可麻烦着呢。”

    魏临没回答,只管将香泽倒在掌心,而后慢慢的涂抹在女人披散的乌发上。

    以前霍云岚的日子不算好过,家中事多,她也没心思护理养发,发质便算不得好。

    后来家中光景好了,?#38498;?#19981;愁,嫁到魏家之后更是清闲许多,等到了都城,霍云岚学到了不少护理方子,无论是气色还是发质都是越来越好。

    所谓天生丽质大多是书里写的,想要生得好看,除了看爹娘给的姿容样貌,还要看自己个儿如何护理滋养。

    如今,霍云岚的长发如缎,披散如瀑,摸上去只觉得丝滑清凉。

    魏临的指尖穿过乌黑发丝时,便觉得触感无比舒坦,这让他开始?#19981;?#24110;自家娘子抹香泽了。

    霍云岚则是乐得有人帮忙,斜斜的歪在凭几上,眼睛则是瞧着睡着的福团一鼓一鼓的小?#30631;ぃ?#22905;便想伸手去戳。

    就听魏临道:“今儿可见到大公主了?”

    霍云岚闻言便收回了手,乖乖的靠着凭几,开口道:“没瞧见大公主,倒是见了成君和五殿下。”

    “哦?他们找娘子?#38382;攏俊?br />
    霍云岚便把萧明远想做漕运生意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23435;?#20020;。

    末了,霍云岚问道:“五殿下说跟相公打过招呼了,可是真的?”

    魏临先是点头,而后才道:“是提过,只是我没想到五殿下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

    两人是昨天见的面,当时魏临要去与楚王说话,萧明远则是要去找母妃请安,两人偶然在宫内一处走廊相遇。

    当时萧明远只是问了句:?#23433;?#30693;魏将军对漕运可有兴趣?”

    魏临也只是回了句:“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窍不通,都是家中夫人打理,也都是她做主的,五殿下若是有意,与我家夫人商议便好。”

    一共就两句话,连寒暄都没有。

    若不是现在霍云岚提起,只怕魏临已经把这事儿忘个干净。

    但让魏将军没想到的是,只是偶然一问,他偶然一答,萧明远竟真的把这等紧要事儿给定了下来,转过天就去与霍云?#20843;?#36215;了。

    这般效率,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魏临当时既然点了头,便是觉得此时可行,这会儿细想起来,只能想到其中好处,却不曾有弊?#35828;摹?br />
    于是他一边继续给霍云岚?#23706;?#22836;发一边道:“既然五殿下有此意,我们接着便是,只是其中获利怕是不小,总不好我们一家独占。”

    “五殿下和成君都说愿意分利。”

    魏临闻言,脸上有了笑:“娘子思虑周全,当真是吾之子房。”

    这评价实在太高。

    饶是霍云岚听惯?#33487;?#20154;夸她,如今也被弄得红了脸颊,嘟囔道:“表哥近来当真是看了不少书,就是用的不是地方,我哪里比得?#33487;?#23376;房。”

    魏临亲了亲她,轻声道:“我说你当得那就是当得。”

    霍云岚抿唇而笑,微微偏头掩饰住?#23435;?#32418;的脸颊。

    待抹匀了香泽,魏临便拿起梳子帮她梳通头发,嘴里温声道:“既然五殿下动了心思,那还是把事情早早定下为好。”

    霍云岚微微抬头:“这么急?”

    魏临点点头:“此事事关重大,?#21482;?#29983;变,还是要早做准备。”

    其中细节,魏临怕自家表妹担心,并未明说,可他心中自有计较。

    眼瞅着齐楚两国又要战火重燃,漕运之事要在这之前敲定才好。

    明面上,战事必然带来动荡,商贸也会受到冲击。

    可实际上,三国都在保全漕运。

    两条运河贯穿成齐楚三国,这不单单是各自的商贸走廊,也让许多百姓得以生存。

    若是有谁对着运河下手,不单单会绝了对方的活路,也会斩断自己的退路,而?#19968;嵴兄?#20840;天下的口诛笔伐。

    既如此,无论?#38382;保?#28437;运都能得以保全。

    而且魏临征战这些年,?#20113;?#20013;的一些弯弯绕很是清楚,其实兴起战事的时候,才是漕运最为繁忙?#22949;?#38065;的时候。

    这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可实际上,漕运赚钱的法门多种多样,让人叹为观止。

    既然确定不日便有一战,魏临自然希望此事早早确定,不单单可以尽早的帮着萧明远站稳脚跟,?#37096;?#20197;让自家娘子的生意做得更稳当顺畅。

    不过他正想着,突然觉得?#30452;?#19968;沉。

    而后便瞧见自家表妹已经靠着凭几,头歪在他的臂上,闭着眼目?#33080;了?#21435;。

    今日霍云岚确实是累到了,不单单是跑了一趟饭庄来回奔波,还累心,要提早思量漕运有关的事情,还分神担心着在宫中没有回家的魏临,纵然霍云岚安稳坐着,但是心一直提着的时候也是紧张。

    如今放缓了精神,又依靠着自家相公,心里一松快,便觉得困意袭来。

    见她睡得安然,魏临便把梳子放到一旁,伸出?#30452;郟?#36731;轻地抱起了霍云岚。

    刚刚护养过的发?#30475;?#30528;淡淡馨香,像是兰花,又带了些细微酒香醉人,魏临不由自主的低头在她的发顶亲了?#20303;?br />
    脑袋里突然想到,那些画比字多的书册上写过一亲香泽,武将出身的魏大人不解其意,如今倒是能模模糊糊的明白些。

    果真是读书好。

    不过就在这时,魏临却对上了福团圆滚滚亮晶晶的眼睛。

    小福团不知?#38382;?#37266;了过来,这会儿虽然还乖乖躺着,可是一双眼睛却盯着自家爹娘?#29615;擰?br />
    见魏临发现了自己,他还拉起小被子挡住了半张?#24120;?#21482;露出了一双眼睛往外瞧。

    大抵是因为刚知道霍湛的好记性,联想到自家儿子,这会儿魏将军便轻咳一声,站直了腰,一本正经的把娘子放到了床榻上。

    可就在这时,就听到福团奶声奶气的念叨起来:“嗲嗲!”

    若是寻常听到这一声喊,魏临是很高?#35828;摹?br />
    ?#19978;?#22312;霍云岚刚睡着,福团这脆脆的一声喊出来,霍云岚就不自觉的呜哝了一声,转了个身,虽没被吵醒,可瞧着也知道没睡踏实。

    魏临赶忙伸手在娘子背上轻?#27169;?#21700;她接着睡,眼睛则是看向了福团,对他?#28982;?#20102;个“嘘”的手势。

    怎奈福团还小,看不懂他在做什么,反倒觉得爹爹在?#22949;?#24049;?#21917;?#21602;,立刻笑的开心,嘴巴里更是嘟囔不停。

    魏临见状,略想了想便站起身来,走到了小床边,扶着床梆,微微低头,声音轻轻:“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福团没想到魏临会说这个,可他隐约记得这些字儿自己刚才是听到过的。

    可是啾啾念得时候,语气有起有伏,还会给自己喂糕糕。

    嗲嗲念得却很平,毫无感情,语调拉的又长又轻。

    听得福团眼皮打架,哈欠连天,没多久便?#33080;了?#21435;。

    魏临见状,便把这法子记在心里,想着?#38498;笠部?#20197;多用用。

    这会儿魏将军心里想着,小孩子还是要多读读书,其中自有好处的。

    而霍云岚并不知道自家相公已经下定决心让福团多念书,这个晚上霍云?#20843;?#24471;很好,第二天醒的也早。

    因着魏临今日休沐,霍云岚醒来时魏临并没有去上朝,而是侧着身子躺在她身边,眼睛正盯着霍云岚瞧。

    被霍云岚发现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躲闪的,只管笑着道:“娘子再睡一会儿吧,天刚亮。”

    “还是要早些起,很多事情需要准备的。”霍云岚嘴里这么说,可手却环住?#23435;?#20020;的腰,把脸都埋了进去。

    魏临摸了摸女?#35828;?#22914;缎长发,而后道:“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自有人去准备马车,院子也收拾得了,那渡口的船只停靠都有时间可循,娘?#21448;?#31649;睡,到时候?#19968;?#21483;你的。”

    霍云岚闻言,先是点头,而后道:“对了,环儿说今儿要回来的,接她一道去渡口吧,到时候一起去饭庄。”

    “好,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不多时,便有驾马车从将军府出发,赶往徐家。

    原本徐承平也和郑四安一样,跟着魏临做事,住的地方也就是在?#22969;?#21518;头找个屋子也就是了。

    可是后来徐先生常常在休沐时候接妹子过来,?#24605;?#30528;徐环儿到底是个年轻小姑娘,总在?#22969;?#37324;面出入到底?#29615;?#20415;,于是徐承平就去寻了个院子。

    地方到也好找,左鸿文家那条街巷里,有户人家之前在左家大火之后觉得晦气便搬走了,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传成那里是凶宅,编出来的鬼?#36866;?#35828;的有鼻子有眼的,导致一直也没有人住。

    因着有凶宅之名,一直都卖不出去,价钱也便宜。

    徐承平细细问过左鸿文后,便把这宅子买了下来。

    这会儿里面已经被收拾一新,门口挂上了徐宅的牌子,跟左鸿文成了对门邻居,互相能有个照应,去?#22969;?#26469;回也能?#23706;椋?#20498;是不错。

    隔三差五的两人还能在一起喝个小酒,说点平常不能为外?#35828;?#30340;心机盘算,关系倒是越来越好。

    不过这几日,徐承平甚少去找左鸿?#27169;?#22240;着他染了风寒,还发了热,怕再?#22949;?#40511;文到一处会传给这位身子本就不好的左先生。

    徐承平本意是自己养着就得了,可是徐环儿担心他,专门回来照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瞧见亲生妹妹心里欢喜,徐承平的风寒好的快了许多,这会儿已经能出屋走动了。

    一大早,徐承平便披上外衫推门出去,而后就闻到了?#24049;?#31859;香。

    看着冒出阵阵炊烟的厨房,徐承平便知道这是自家妹子在做早饭。

    不过徐承平知道,自家妹子的厨艺确实不?#22812;?#32500;。

    寻常在将军府中,徐环儿跟在霍云岚身边,可她不是下人,与霍云岚在一处也多是被带着学学规矩,见见世面,霍云岚待她便像是带着自家妹子一般,从不苛待。

    而这?#39029;?#20043;事霍云岚也甚少让徐环儿去学。

    到如今,徐环儿做的最好的就是?#26223;字啵?#21152;上从将军府里带来的苏婆子亲手腌制的?#24202;耍?#20415;是一餐早饭了。

    可是仅仅是?#23383;嘟床耍?#37117;让徐承平感动莫名。

    几年前,徐环儿被山匪卖了,徐承平悔的想要吊死自己。

    甚少有能明白为什么他如?#33487;?#35270;环儿,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惨到身边只剩下一个亲人。

    天下那么大,想守护它的人太多太多。

    可自己只有环儿了,对徐承平来说,如今做的所有事情与其说是为了天下筹?#20445;?#20498;不如说是为了给自己的妹子得个好的前程。

    如今能吃到徐环儿亲手熬的粥,徐承平不知道有多开心。

    而徐环儿推门进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正对着自己咧嘴笑的亲哥哥。

    难?#20204;?#35265;徐承平这般欢喜的模样,徐环儿也笑起来,然后快步走过去,把有些烫的粥碗撂下,接着用微热的指尖一把捏住了自家哥哥的耳垂。

    徐承平赶忙道:“烫到了?”

    徐环儿已经松了手,笑着回道:?#23433;环?#20107;的,哥哥赶紧坐下吃吧,多吃些才能好的快。”

    徐承平立刻坐下,把粥碗放到自己面前,用勺子顺这边儿舀粥,吃的格外仔细认真。

    不过没吃几口,徐承平就看到自家妹妹手腕上亮晶晶的。

    定睛一看,便瞧见她腕子上缠着的便是之前在福团抓周宴时瞧见过的花绳。

    这会儿花绳被她做成了手链,中间固定的是一个小小的金坠子。

    这坠子看着不大,想来分量也?#24674;兀?#32988;在精巧别致,是个不错的小玩意儿。

    但是徐承平记?#20204;?#26970;,之前徐环儿来的时候还没带着这个的。

    脑袋里的某根弦突然?#20004;簦?#24464;承平看向徐环儿,问道:“环儿,我瞧着你这坠子不错,是哪里买的?”

    徐环儿低头看了看,便瞧见了萧明远?#22949;?#24049;的坠子。

    这是昨天傍晚的时候那人送过来的,说是偶然见到,觉得有趣,便送她了。

    徐环儿跟在霍云岚身边也是见过好东西的,这金坠子用不了太多银钱,可到底贵重,她不想收,结果萧明远就拿走了她的一碗?#23383;啵骸?#23601;当我跟你买的。”

    于是,五殿下人生中的第一?#20107;?#21334;,就是用一个金坠子,换了一碗算不得好喝的?#23383;唷?br />
    徐环儿觉得他亏得很,殊不知萧明?#24230;?#35273;得自己赚大了。

    这会儿听徐承平问起来,徐环儿也不遮掩,直接道:“这不是我买的,是别人卖给我……不,送给我的。”

    徐承平眉尖微动,只觉得心里怦怦跳,好像是听到了猪拱白?#35828;?#22768;音。

    可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22969;?#22768;。

    ?#35785;诉?#19977;下,接着?#35785;?#20004;下,听着很有规律。

    徐环儿便知道是将军府里来人接自己了。

    她正要起身,就听徐承平问道:?#26114;?#20154;?”

    徐先生想问她是何人所赠,徐环儿却误会了,以为他问外面是谁,便顺口回道:“是夫人。”

    徐承平一听这话,心里骤?#29615;?#26494;。

    是将军夫人啊。

    那便没什么好问的了,夫人一直疼环儿,出穿用度无一不精,如今送她个小玩意儿也属正常。

    徐环儿则是站起身来,笑着道:“哥哥,我该回去了,你也要好好吃饭休息。”

    徐承平心里松快,脸上也就带了笑,点?#35828;?#22836;,送徐环儿出门。

    待她上了马车,却没有回将军府,而是去了渡口。

    这会儿霍云岚和魏临已经到了渡口前的茶铺里,等着载着魏家?#35828;?#33337;只靠岸。

    两人坐到了茶铺二楼,这里能早早看到渡口那边的情形。

    刚一落座,霍云岚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车架:“那是巧娘?”

    魏临也抬头看去,便瞧见正扶着婆子的手走下马车的窦氏。

    略想了想,魏临道:“之前听罗兄提起过,他夫?#35828;?#26063;妹要来都城。”

    “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魏临?#26376;?#25918;缓了声音:“王上准备给到了年纪的几位王子选妃,这位小窦氏想来也是为此而来。”

    霍云岚闻言,便点?#35828;?#22836;,因着是王族之事,外人不好多言,也就不再多问。

    等徐环儿来的时候,霍云岚便把她拉到身边,将晾好?#35828;?#33590;给她,嘴里问道:“徐先生如何了?”

    “我哥哥好多了,已经退了热,如今也能出来走动,昨天吴郎中来看过,说再喝上几日的药便能好了。”

    霍云岚则是笑着捏了捏徐环儿的?#36710;埃骸?#20320;倒是实诚。”魏临就在自己身边,到底是他哥哥的上官,若是个不体恤的,听?#33487;?#35805;怕不是立刻就要让徐承平去?#22969;?#25253;到。

    好在魏临对自己的两位军师素来爱护,开口道:?#23433;环?#20107;,让徐先生多休息下,养好身子才是正道。”

    徐环儿应了一声,笑着凑到霍云岚身边去瞧福团了。

    小福团这会儿也格外精神,不知道是不是三字经的催眠功效太强,福团一整个晚上都没醒,早上要不是憋得难受,怕是还要睡呢。

    现下福团正紧紧抓着霍云岚的衣襟,另一只手攥着个奶糕,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

    徐环儿托着下巴瞧着,道:“小少爷吃东西真是文雅呢。”

    霍云岚闻言,低头看了看福团,道:“那是没人跟他抢过,好吃的都紧着他,自然吃得慢悠悠的。”说着,霍云岚便伸手戳了戳福团鼓起来的小?#36710;埃?#23545;不对啊,小福团?”

    听到霍云岚?#20843;?#30340;名字,福团立刻看向了自家娘?#20303;?br />
    然后他把自己啃到一半的奶糕递到了霍云岚嘴边。

    苏婆子见状笑道:“小少爷不吃独?#24120;?#36825;是孝顺娘亲呢。”

    霍云岚也笑眯了眼睛,嘴里虽然说着:?#20843;?#36825;么大的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孝顺不孝顺。”可还是凑过去,轻轻咬了一块奶糕,只是一小口,便让福团把手收回去。

    福团笑起来,又拽了拽魏临,想用奶糕喂他。

    魏将军可不跟他?#25512;?#25197;头张开嘴巴,直接把福团手上的奶糕给吃了个干净。

    福团:……

    小?#19968;?#19968;下子蒙了,眼圈突?#29615;?#32418;,眼里雾气蒙蒙。

    ?#19978;?#19968;秒,就瞧见魏临重新掰了一块奶糕放他手里,比刚才的那块更大些。

    福团虽然只有一岁多,但是他确实是个聪明的,起码知道这块比刚才那块瞧着好吃。

    于是眼里还没形成的雾气一下子就散了,小福团嘴里开开心心的叭叭着:“娘娘,嗲嗲,吃吃,吃!”然后继续抓着奶糕往嘴里?#20572;?#39640;?#35828;?#25671;头晃脑。

    霍云岚?#27785;宋?#20020;一眼,正要说话,却瞧见远处有一艘船缓缓驶来。

    这船不同于其他的小船舶,她要大上不少,上头竖着旗杆,很明显是个“魏?#24330;幀?br />
    便是魏临让人包下的船。

    因着这次是魏家二老和魏大郎一家都来了,故而家中那些伺候惯?#35828;?#20154;也跟着来。

    包艘船倒也方便些。

    霍云岚赶忙起身,魏临则是一?#30452;?#36807;了福团,另一只手牵着自家娘子朝外面走去。

    不过刚出茶庄,渡口却是异变突生。

    原本窦氏要去接的是自家族妹,做的是另一艘船,在魏家船只过来之前,正好是她妹子下船。

    可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两个壮?#21644;?#28982;上前,竟是?#25151;?#20102;窦氏带来的人,直接撞上了小窦氏!

    小窦氏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就落到了水里。

    这可?#34987;?#20102;窦氏。

    他妹子如今还是待嫁之身,清清白白,未来还有着大前程呢,如今落了水,若是被外男救了,别说入宫嫁予王子,怕是名声都要坏了。

    可是窦氏的喊声都快破了音:“快,你们几个谁会水,赶紧下去把我妹子捞起来!”

    霍云岚隔得远,瞧不见发生了什么,幸而徐环儿耳音好,听到了些,急忙告诉自家夫人,霍云岚也赶紧让人过去帮忙。

    就在这时,从魏家船上走出来了个人。

    卓氏原本是不想提前出来的,她早产之后,身子一直不爽利,如今虽能出门,可寻常还是要仔细养护着才好。

    只是外面突然闹起来吵醒了还在襁褓里的奶娃娃,小?#19968;?#21741;闹不休,卓氏这才带着他出来瞧瞧。

    魏淮跟在她身边,把披风微微拉起来些给妻儿挡风。

    卓氏见状,对着魏淮柔柔一笑。

    而后她便扶着栏杆往下探了探头。

    这会儿小窦氏已经飘得有些远,有回水的婆?#20248;?#23138;跳了下去,可到底女子力气不大,也游不了太快,一时间没能追上。

    卓氏则是仔细?#30452;?#20102;下,很快便认出自家三弟和弟妹。

    想来,他们和落水那人是认识的。

    而后卓氏瞧了瞧水里的小窦氏,她便把抱着的襁褓递给了身边的魏淮,也没说什么,只管从腰间抽出了条鞭子。

    魏淮抱着奶娃娃轻轻晃了晃,拍了拍他的后背哄着,眼睛则是看着卓氏,轻声道:“娘?#26377;?#24515;些。”

    卓氏笑容温婉恬静:“小事而已,?#29615;?#30340;,相公放心。”

    说着,她转过身,面上神情微凛,便是长鞭一展。

    只听到一个骤然响起的破空之声,而后水中便突然没了小窦氏的身?#21834;?br />
    这番变故让岸上的人也惊了一下,霍云岚微愣,而后抬头,就瞧见自家嫂嫂正站在船上,对自己温和一笑。

    而一?#20113;?#23376;扶着的,可不就是小窦氏么。

    ……嫂嫂,竟是被直接把一个大活人用鞭子卷上了船?!

    霍云岚惊讶中有些茫然:“这怎么会……”

    一旁的苏婆子低声提醒:“大夫人娘家是开镖局的,当初大爷能娶到大夫人,靠得是比武招?#20303;!?br />
    霍云岚:……

    她又抬头,看了看面容柔和笑容温婉的自家嫂嫂,霍云岚便觉得,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我。

    作者有话要说:  徐承平:听到猪拱白?#35828;?#22768;音

    霍云岚:听到鞭子?#20391;?#30340;声音

    福团:听到人之初性本善……呼呼呼

    =w=

    更新送上~

    今天红包包,五殿下包,送?#23383;啵?br />
    下面是可以看看?#37096;?#20197;跳过去的小?#30772;鍘?br />
    1、香泽:指发油一类的化妆品。《释名·释首饰》:“香泽者,人髮恒枯顇,以此濡泽之也。”

    2、凭几:古时供人们凭倚而用的一种家具,形体较窄,高度与坐身侧靠或前伏相适应。

    3、子房:张良,字子房,秦末汉初杰出?#32972;跡?#19982;韩信、萧何并称为?#26114;?#21021;三杰”。
锁子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