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lxeea.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1章 虚妄之冠·其一·汉尼拔

    不日,琼恩带着人马踏上了前往泰洛西的行程。(www.lxeea.club)

    昔日的大君格兰森起初也算得上铁骨铮铮,但是鉴于某些真香理论,他没经受住连日里的颠簸奔波,一把老骨头哪里受得住没有香车宝马之中,仆从随侍在侧的艰辛。

    待得接近泰洛西地界时,他已经不复当初硬气。

    好容易踏回自己的领地,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许是他遭逢变故而?#19979;?#35768;多,且一路上换了朴素不起眼的?#36335;?#21387;根没了泰洛西?#25345;?#32773;的风范,入城多日,竟全然无人认出他来。

    苦不?#25226;?#30340;老格兰森暗自笃定,一旦回到大君府邸,他必然要让人抓住雪诺,将其碎尸万?#25105;?#35299;心头之恨。

    只是,雪诺却迟迟没有新的动作,他带着一群同行之人,径自到了泰洛西最大的孤儿院?#38126;?#19981;知道与院长说了什么,竟是就在此作为贵宾住了下来。

    仔细算来,与琼恩同行的人,不过三人而已。

    除却一个眉眼?#32769;?#19982;老格兰森年轻时?#34892;?#30456;似的年轻人外,另有一个高个子的瘦削女人,此外,只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而已。

    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怎么想的,?#27835;?#23544;铁的,连他的龙也留在了利亚特修道院处,如果要夺权,起码要带一些有威慑力的东西来吧?别说龙,就连那个会诡异魔法是拉?#31456;?#22899;祭司没有随着他前来泰洛西。

    这操作别说格兰森看不懂,就算是和他同行的几人也不明?#20303;?br />
    但是老格兰森已经不那么好奇琼恩的如意算盘了自从琼恩在他面前杀了格兰森的独子,储君塔布里斯之后,这位昔日的泰洛西大君早已对他恨之入骨:

    伊夫林?#26131;?#34429;然说不上九代单传,却也不遑多让,子嗣?#26377;?#22810;年,在他这里断了香火,不仅是这姓氏血脉无以?#26377;?#20182;辛辛苦苦殚精竭虑维稳的政权,也注定了后继无人。

    对琼恩,他怕,但更多的是恨。

    不仅恨琼恩夺走了他的希望、毁灭了他的王权,更恨他时至今日,既不让他留有尊严死个痛快。

    士可杀不可辱,何况是一国之君。

    悲愤交加之余,格兰森却也不失为上位者,他清楚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投鼠忌器,如今器已经不在了,那么琼恩也就没有他的把柄了,届时休息好,他回到大君府邸,只要一个眨眼的功夫,格兰森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在琼恩身上,把丧子之痛、囚禁之耻、断子绝孙之仇这一大笔账连本带利地讨要回来!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吃?#35828;?#32988;利的果实,?#25512;?#39128;然了,他不知道,老人?#35752;?#36215;来,也是很可怕的。

    况且格兰森自认还算得上老谋深算。

    然而,他错了。

    他以为琼恩只是耍耍嘴皮子的功夫,却不曾想,在这泰洛西的修道院?#38126;?#20182;这漫漫一生最后的磨难,才刚刚要开始。

    夜?#38126;?#21407;本应该与多恩一般炎热的泰洛西,竟冷得令人发颤。格兰森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醒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修道院的床上。

    他被绑住了手脚,像牲口一样,吊挂在了不知名的某地。

    回想着自己怎么会无知无觉地被人像猪一样吊起来还睡得酣畅,格兰森正?#38405;?#21517;,同时渐渐感觉到了一阵关节处因为重力而血液静止肌肉麻痹的感觉。

    除此之外,他发现自己的肚子上或许是因为中年发福后层层堆叠的赘肉现在挤压在了一起而?#34892;?#20316;痛,同时还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压在了他的胃部上的胸腔处,冷得令人喘不过气。

    他意识到自己似乎连?#36335;?#20063;被脱掉了,试图解开手上的绳结,却在此时听到了一声?#32479;?#30340;笑声。

    ?#25300;?#20197;为酒里的甜睡花足够你睡到一小时以后呢,那样等你醒来时,你的手脚差不多就可以废了。”

    青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无边的黑暗和寂静?#38126;?#36830;尾音里的鼻息都显得很清晰。

    是琼恩雪诺。

    通过声音的轻重,格兰森试图辨认琼恩的方位。

    可是,他却未能如?#31119;?#29756;恩的声音忽近忽远,显然是在动?#35834;摹?br />
    “老人家,今夜这?#38126;?#21482;有你和我。我想和你不受骚?#35834;模?#22909;好谈一个条件。”琼恩的声音听起来轻松而又愉快,但是,格兰森却觉得这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说不清楚为什么,明明看不见他的?#24120;?#21333;单凭这青年的语气,格兰森能想象出一个用微笑掩盖残忍嗜血本质的恶棍,那声音里的轻松笑意,再如何优雅,都无法掩盖其本质:基于折磨他人产生的愉快之感,这青年并非如他在人前显现出的表象那样,明媚而正义。

    “你想……”

    格兰森正想要质?#26159;?#24681;要做什么,刀具切割着什么的声音忽然响起,?#35834;?#32769;人忘?#19988;?#35828;什么。

    金属和瓷器摩擦的声音之后,是咀嚼的声音,随后,玻璃制品的酒具发出了清脆碰?#29627;?#22914;宴饮时的觥筹交错。

    格兰森扭着头,极力睁大了眼睛,自己如牲口一样被反绑着,别人却在发出吃饭的声音,尽管明知道或许只是一?#20013;?#29702;战术,但是这却会让人极度不舒服地,联想到某些恐怖?#36866;?#19978;。

    “你很不安吗?尊贵的大君,你的气味变了,恐惧让你变得……好像不怎么可口。”

    琼恩说着,微笑?#35834;?#29123;了蜡烛。

    登时,整个空间明亮了起来,格兰森却来不?#30333;?#24847;自己身在何处。

    他的瞳孔骤?#29615;?#22823;:

    他确实就像一只牲口一样被倒吊着,活像一只要从他的肚子里被?#32479;?#20102;一根长长的肚肠,蜿蜒着连到就近的餐桌上,一把小刀将它固定在砧板上,最边缘处,是一段切好洗净的部分,旁边还放着半块红色的什么肉块。

    刺啦

    ?#26420;捅环诺?#38149;里滋滋作响,琼恩切下一段肠子,用红酒腌了几?#31181;?#21518;,放进了刚刚好泛起金黄色的油锅里。

    肉香弥漫在空气?#38126;?#20294;是,格兰森却有种恶心而恐惧的感觉。

    眼前的青年,压根是个吃人的?#27835;铮?br />
    而他,就是那任人?#36184;?#30340;食?#38126;?/div> 锁子甲官网
怎样玩时时彩稳赚 AG机动乐园技巧 吉林时时的网址 闲来麻将提现版APP 重庆时时全天稳定计划 安徽11选五奖金计算 福建11选5推荐 怎么破解老虎机最简单 最新棋牌游戏下载 跟计划买如何防止连挂 01彩票最新版本下载 河南快3赚钱 河南快3一定牛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 河北快3走势图表 竞彩篮球大小分 手机导航考什么赚钱